劉信《咬文嚼字,背後有政治博弈》

 

近日,歷史教科書的用字爭議,鬧得沸沸揚揚。有人聲稱今次要求修正的字眼,自回歸後一直沿用,因而認定這些說法「沒有跟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思維和要求有所違背」,繼而批評教育局過於「咬文嚼字」。當然,有些人談論歷史教科書的用字爭議,只是用作借題發揮,其目的只是要把現今青年人思想變得反共乃至反華的原因,歸咎於所謂的「中央對港工作」,以及有些人死咬不放的梁振英身上。

這種「最衰都係梁振英」的套路,玩了好幾年,真是看到人都厭。其實,有些人大學時主修歷史,絕不可能不知什麼叫「微言大義」,不知什麼叫「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絕不可能史書上的修辭和筆法,往往是作者用來傳遞某一種史觀,乃至某一種意識形態。少不更事的年青人,在其啟蒙的學習過程中,受到某一種意識形態的灌輸之後,往往會影響他們一生的想法。

正因如此,今次歷史教科書的用字更改,才會惹來泛民的強烈反應。因為他們明白,所謂的「咬文嚼字」背後,牽涉到歷史的詮釋,以及史觀的傳播。以教育局要求修改的「收回香港主權」為例,便牽涉到國際法上的主權概念。泛民堅持「收回香港主權」沒問題,因為他們認同英國遺留下來的戀殖史觀,認同英國已從《南京條約》和《北京條約》中奪得港島和九龍的主權,而不是非法的武力侵佔。

事實上,香港自回歸以來,泛民中人一直熱衷於撰寫香港史,把港英的殖民統治美化成所謂的「開明專制」。當然,美化港英時期的目的,乃是用來跟現時的特區管治「比較」,達致他們渲染「香港在回歸後倒退」的目的。因此,泛民必須牢牢掌握着歷史的詮釋權,只有繼續保留住部份歷史教科書的戀殖、反共史觀,才能夠將他們的反共、懼共思想,灌輸給下一代。

講真,那些批評教育局「咬文嚼字」的人,真是不知道這場爭議背後,蘊含了什麼政治因素?當然知道啦?否則他又何須轉移視線,又玩起「最衰都係梁振英」的套路?他會不知道教育對於青年人的思想啟蒙,有着什麼樣的影響?他會不明白泛民,當年為何要反對港府推行國民教育?他會不知道泛民天天鬧港府想借教育「洗腦」,因為泛民旗下的那些教協老師也一直借教育「洗腦」?

當然,劉信這樣說,並代表我不認為,港府在回歸後從沒管治失誤。然而愚見認為,港府在回歸後的其中一個重大失誤,便是長期忽視教育在意識形態上的功能,漠視國民教育的重要性,並且任由泛民掌握各種人文學科的詮釋權。至於梁振英的錯,便是他在二零一二年擱置了國民教育,之後一直沒有再次推行的意思。

當然,那些時常高呼「最衰都係梁振英」的人,會提起他擱置國民教育的事不?梗係唔會提啦?點解?大家心照啦。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