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歷史教科書,錯漏的何止主權》

近日,有線《新聞刺針》從教科書商手中取得一份課本評審報告,他們發現一些教科書沿用過往的寫法,例如「中共一黨專政」等,都被評有問題,從而引起社會上爭論。筆者看完有關節目,有感而發,首先就從筆者十多年前就讀歷史科時說起。

十多年前,中學考試還分為會考與高考,高考的歷史科(世史)沒有正式的教科書可言,只以老師自己的筆記以及台灣一些學者的著作為教材,但會考的世史科有自己的教科書,當我拿起世史科的教科書,就感覺有點奇怪了。

世史的教科書,雖然只是籠統地講述一些世史的概念,又彷彿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各地歷史,但有些地方的問題不是史觀,而是從英文本直譯而不經思考,例如朝鮮明成皇后在英文中是「Queen」,英譯中之後變成「女皇」,因為「女皇」也是「Queen」。我當時覺得啼笑皆非,但這些英譯中的錯誤在那一本教科書中隨處可見。另一個例子講述明治憲法頒布,「1889 年 2 月 11 日,明治天皇頒布憲法,並授權予首相伊藤博文施行」,其實也不正確,因為那一天日本首相是黑田清隆而非伊藤博文,而明治憲法頒布以前實行內閣官制,伊藤博文是第一任內閣總理大臣。明顯地,這本教科書的撰寫人以概念代替史實。

當時我一個朋友寫信給該出版社,列出該教科書有違於史實的論點,得到該出版社的正式回應,說不少是翻譯上的失誤,所以我一直認為,教育當局並沒有認真審視教科書的史實考證或詞句的譯法,以致如此錯漏百出的書籍流出,而又沒有人發現問題所在。

因此,教育當局開始「執正」內容,則是一個良好的開始,但到底教育局有沒有打算解決這些翻譯上的「低級錯誤」,就不得而知了,好像《新聞刺針》內裡提到「1937 年,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被評為用詞不當,其實這明顯是套用了世史教科書中使用的名詞。那「第一次中日戰爭」是何時呢?其實是指甲午戰爭,不過兩次戰爭已經是不同朝代的事,所以概念上亦應該糾正,用「(又稱第二次中日戰爭)」來介紹這稱呼亦可。

至於「1949 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被指沒有直接因果關係,則與一般香港人的認知不同,因為當時真的有不少內地人因為逃避中共而移居香港,在香港落地生根。實際上從 1949 年至 1965 年這段時間,香港人口增加一倍。是否評審委員有新的觀點與資料作論據?那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建制派認為,應把中史列為必修科,那麼下一步就會是歷史科的詮釋權之爭。現在就已經有人認為這次評審報告事件是黑手伸入歷史教科書的開始云云。到底歷史的詮釋權,是否會影響下一代的思想?我自己覺得不一定,因為現代人有自己獨立的想法,而網路亦有不少的半真半假的資訊。就算學校教授了被指為洗腦的資訊,但實際上放學回家上網,很快就可轉變過來;就算是現在的反共份子,都是吸收了外界資訊引致激盪而產生這種思想的。

歷史其實就是成王敗寇的歷史,誰有權力就可以擁有歷史詮釋權,就算是官修史書例如《宋史》,一些部份亦被後世考證出撰寫記錄、詮釋、考量等方面的問題。故現時爭論焦點的「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共一黨專政」或「中國收回香港主權」,我主張讓史料說話,學研社陳凱文亦對此有考證及論述。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