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離地的林超英》

吾友周顯近日撰文炮轟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並為林超英做「盡職審查」,指他並沒有豪宅,也不住公屋,而是住在妹妹在紅磡的舊單位,每年定期將 30% 的退休金捐出來,在山區建學校。大師似乎認為,覓地跟林超英不存在利益衝突,所以很難對其狠心下筆。愚見則認為,林超英的身家背景,證明了他跟不少高官或前高官一樣,不過是一個「離地中產」,自然不知民間疾苦,也因此而反對填海。

除非林超英跟妹妹共住,否則他能夠住在妹妹的舊單位,即是他的妹妹擁有超過一個單位。不論妹妹有無問他收租,或者所收的租是否市值租金,林超英都沒有逼切的居住問題。其次,他能夠把 30% 的退休金拿去資助內地山區,即是餘下的 70% 退休金已夠他日常開支。天文台台長的人工,是港府首長級薪級表第 5 點,月薪達 230,500 元,他的長俸雖有折算,但即使按照新的退休金計劃,折算最高達 50%,每月也有 117,500 元。

即使假定林超英退休前一點積蓄都沒有,他如此高額的長糧,已高過不少私人企業的管理層人工,他現在似乎還是中大客座教授,即是他退休金外也有收入。

他是 1949 人,能在中學讀英皇,當時香港無免費教育,家境已不算太差,至少有錢給他交學費。大學畢業後,1974 年便加入天文台工作,由 25 歲一直幹到退休,即是他一生都是拿着鐵飯碗過活。可以話,林超英不是普通的「離地」,而是「超級離地」。

如此的一位「超級離地中產」,一生所做工作跟商業世界毫無交集,連失業都不用擔心,他又怎知道民間疾苦?又怎知住劏房是什麼滋味?他又怎知什麼叫輪候公屋?他又怎會明白現在的後生仔,儲首期為何這樣辛苦?他怎明白私企的白領,為何供一個小型單位,也要做樓奴?他完全不知道。

說白一點,他從沒正式「投身社會」,他一生有如活在溫室裡,針不拮到他的肉,自然不知居住問題之苦。正因為林超英活得那麼優哉悠哉,他才有閑情逸致,去關心什麼郊野公園、熱島效應、生態保育。

正是他的退休金還要高過全港 80% 的白領,他才會不明白香港大部分人,居住問題已經水深火熱,任由他們活得不如草芥。

本文不是否定環保的重要性,而是環保的終極目的,是維持人類社會的存續,以及改善大家的生活環境。當社會連最基本的居民問題都解決不了時,所謂的環保自然應先放下。貧民無立錐之地時,一個活在溫室的老年跳出來,叫大家關心貧民一年都不會去一次的郊野公園,這跟晉惠帝見到餓殍遍野,於是問對方「何不食肉糜」,本質上沒多大分別。

  • 陳凱文,《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