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香港未來需要多少出售公屋?》

施永青先生最近在自家媒體發文,評論公私營比例,觀點頗為客觀,而且用上他獨家的樓市經驗和分析。目前香港確實需要大量增加土地供應才能解決房屋問題,但不少反對者的觀點是,增加土地只會為發展商提供賺錢機會。這顯然是錯誤的想法。私有房產,不論是公營還是私營,在全球各地都成為了最堅實的資產,既有收租保值功能,也是抗通漲的工具。香港面對的問題是政府沒有提供足夠比例的、可負擔的出售公屋。

新加坡政府很有決心,讓每一個公民都有機會擁有屬於自己的住房,而且全球各地的年輕人都羡慕新加坡,幾乎大部分情侶只要結婚就能上車。在不少大城市,一如香港,租金都成為了年輕人很大的負擔,但是在新加坡,透過公積金和政府補貼,就能輕易上車。

以筆者的親友為例,結了婚還有一個小朋友,在東邊買了一套三房的組屋,首期只需要四十多萬港幣,加上每月幾千港元的供款就能置業。當然,有關單位設有禁售期,也不能出租。這些案例並不罕有,全賴政府勇於承擔,設地價補貼,在公積金計劃上分擔僱主的供款等。

香港政府不妨跟五十年前的李光耀學習,讓市民都能夠分享到經濟成長的紅利 而且當市民年紀大了退休,他們可以把組屋賣回給建屋局,或是換一個小一點的單位,這種套現方法,不是比年金更吸引嗎?政府透過興建和出售組屋,不但可為市民帶來資產,建立市民歸屬感,也能準備一筆不錯的退休金給他們。

反觀香港,租出公屋,政府既要負責物業管理的開支,也要監察是否被濫用,同時營造了一種往下流動的趨勢。香港政府是否可以做得好一點呢?環顧不少案例,當市民擁有了自置物業,都願意花錢裝修,把家整理得很好,這對提升生活質素很有幫助。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