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消費冷靜期,違反民主精神》

 

消費者委員會日前公布研究報告,建議在香港引入消費冷靜期,針對健身和美容兩大行業、以及其他非應邀方式合約和遙距合約,設立不用任何理由的七天退款冷靜期。

筆者日前就出席了 Now 電視台的「時事全方位」節目,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辯論冷靜期,其中最讓筆者感到驚訝的是,這次民主黨比建制派更早出來認同冷靜期的構思,甚至要求引入更廣更闊的規限。

民主選舉,本來就是相信成年人可以作出理性明智的抉擇,所以投票從來不需要冷靜期。倘若看見候選人斯文靚仔,選民就投票給他,之後才感到後悔,又可否將投票收回?當日尹兆堅就沒有正面回答我這個提問。

所謂消費冷靜期,其實也是不相信消費者可以作出明智理性的抉擇。同時這會大大降低消費者對消費活動的警惕性,隨時會讓不法分子有更大機會。

部份行業確實有不法分子利用威嚇手段和不實推銷手法,但這些行為是否真的設立冷靜期就能夠取締?當年定立《商品說明條例》時,也說要杜絕這類不良營商銷售手段,但今日條例執行了數年,似乎無法杜絕。

環顧世界各地,定立了冷靜期的國家/地區也不是沒有不良營商活動,所謂蛇有蛇路,不法商人也大可以轉移營運模式,如以股權轉讓等等其他手法逃避冷靜期的規範。難道日後又要立法連股權轉讓也監管。

再者,這次立法建議涵蓋的行業可說是全球首創,針對美容業的立法,從沒有其他國家定立過。難道香港的美容消費者特別愚蠢?還是香港的美容業界真的是全球最邪惡?最可悲的是,正當美容商人被妖魔化,商譽的損失是不是由消費者委員會來承擔?

歸根究底,不良營商手段要透過普通法底下的刑事條例去執法監管,倘若有非法禁錮、偽造文書、欺詐等等刑事犯罪,警方和其他執法部門應該進行情報搜證和拘捕,而不是架床疊屋,定立不必要的法例,連正當商人也受害,承擔不必要的成本。

在商言商,商家都會將冷靜期所增加的營運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例如日後收款後不能即時動用資金,推出減價推廣時也要考慮之前的顧客退款等等,這些都會增加營運成本,最終要多付費用的也不過是消費者。更加重要的是,消費者始終要對所有消費行為提高警覺,但冷靜期的設立隨時會讓消費者降低警惕,以為已經受法例保護,倘若遇上精心設計的佈局,反而更容易墮入陷阱。

雖然現在只是作為法定機構的消費者委員會提出報告建議,但經商局局長邱騰華已經走出來認同報告內容,再加上民主黨在立法會的支持票數,可以預計相關法例立法的阻撓並不會太大;但非應邀合約和遙距合約的定義,範圍十分廣泛,而受影響行業可能未獲知會,所以有關討論將會在未來幾年持續下去。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