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政府屢屢收地,影響澳門和大灣區發展》

自從澳門特區政府修訂《土地法》以來,已有十多幅土地被政府引用法例收回。在這些土地中,當然有一些屬地產商利用以往澳門政府土地批給的種種弊端而囤積居奇,這些土地被政府收回,自然是「惡有惡報」;但是有些土地,其逾期未完成發展的責任,部份或全部在於政府審批效率低,或者城規出現改動而令發展受阻。這些「不可歸責」土地按現行《土地法》,政府無法向業權人作出延期補償,只能直接收回。

因此,多年以來不論是地產界或法律界人士,都提出再次修改《土地法》,令一批「不可歸責」土地無需被政府收回,可以「等額補償」方式得到繼續發展的機會。

不過,特區政府至今仍未有正視這些提出修法的聲音,遲遲未有舉動。拖延至今,不但令商界覺得現屆政府管治無能,「依法施政」成為空談,更打擊了他們繼續投資澳門的意欲,令澳門經濟發展蒙上陰影,甚至影響他們投資大灣區的意欲和能力。這對國家經濟發展規劃,也有不利之處。

政府一竹篙打一船人,打擊商界投資意欲

數年前特區政府修改《土地法》,當時地產界人士、一眾立法議員,都齊聲讚好,法案順利獲得通過。法律實行後,有些專家指出了上述問題,不過在舊法下,雖也沒有補償措施,但由於政府有很大的批給權力,通常的解決方法是再次批給,發展商損失不大,甚至再可「點石成金」,因此修改《土地法》時,地產界對於沒有補償安排,不以為然,而法律界的一些質疑也被人忽略。

自黑沙環海一居地皮被政府引用《土地法》收回後,始令很多人覺得,假如土地未能如期完成發展的責任出在政府身上,那麼現行《土地法》沒有任何補償條款,是對業權人的私有產權的侵犯。事件持續至今,法例打擊了一些地產商人以至其他行業商人的投資意欲。

商界欠投資意欲,勢必影響大灣區發展

商界對政府的不信任,不但影響商人對澳門的投資意欲,也影響了他們投資大灣區的熱情。他們部份在澳門的地皮屬於「不可歸責」土地,當政府不但沒有補償,反收回土地,就令他們經濟上有損失。當資金未能回籠,就不能在大灣區大展拳腳。

日前,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上發表講話,提出要「推動大灣區內各城市合理分工、功能互補,提高區域發展協調性,促進城鄉融合發展,構建結構科學、集約高效的大灣區發展格局」,建設「廣州 - 深圳 - 香港 - 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在這發展規劃下,中央支持澳門發展中醫藥科技發展平台。

澳門要發展高科技行業,將中醫藥發展與科技結合,參與大灣區內的發展,除了依靠內地和香港的人才和資金外,澳門自己的貢獻也是必不可少。可是,人才上澳門仍有不足,極需加強培訓,而資金方面,部份澳門商人經歷政府多次收回土地,已削弱了對澳門以至大灣區發展的熱情,近期被現行《土地法》收地的商人甚至索性將資金轉移至鄰近地區,漸漸減少在澳的投資,遑論投資到大灣區。

假如越來越多澳門商人,因被《土地法》弄至資金未能回籠、投資熱情冷卻、不願意參與大灣區開發,固然對習近平主席力主的大灣區建設有一定的阻礙,同時也會影響澳門與珠海市以及其他大灣區城市的合作發展,既影響澳門參與大灣區的力度,也勢必影響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的步伐。最終,這將影響澳門人才前往大灣區,影響之深,無法估算。當妥善解決《土地法》爭議,為「不可歸責」土地增加補償安排條款,那麼商界就會恢復對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信心,繼續在澳投資之餘,也能「有心有力」參與大灣區發展。這對於國家重視的大灣區發展,以及澳門的經濟多元發展、人才的吸納和培訓,有著很大的貢獻。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