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十分鐘國情關鍵詞:脫貧摘帽、免職、辭職、立案審查》

本文用二千多字跟大家介紹幾個理解國情的關鍵詞。

舉例:近年不斷談脫貧,究竟我們知道「脫貧摘帽」是甚麼一回事嗎?脫貧有甚麼程序及衡量標準呢?幾個關鍵詞,就由「脫貧摘帽」入手。

八月中,國務院扶貧辦召開記者會,公佈二零一七年申請「脫貧摘帽」的一二五個貧困縣經評估檢查後結果為何。結果分兩批公佈,第一批有四十個貧困縣達到「脫貧摘帽」的條件,成功摘帽,這四十個貧困縣分佈於十一個省區市。第二批涉及九個省區市、八十五個縣,在九月會有結果。

相比之下,在二零一六年或之前申請、在二零一七年通過「脫貧摘帽」的,全年只有二十八個。即是,這兩年是經過幾年扶貧攻堅的成果豐收期。以下且介紹「脫貧摘帽」的程序。

首先,談架構。國務院下屬有扶貧辦;扶貧辦有扶貧開發領導小組。這個小組會委托第三方做「脫貧摘帽」的評估工作。以今次一二五個申請為例,分兩批開展專項評估檢查。專項評估以公開方式招標,第一批四十個縣的評估工作,中標受委托的有四家機構,就由他們牽頭去做統籌工作。四家機構包括:北京師範大學、中國農業大學、江西財經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結果,總其有十九家參與機構、一千四百多名調查評估人員為第一批四十個縣做實地評估檢查。實地評估檢查的做法,是在四十個縣內,總共抽查行政村 1158 個、農戶 6.3 萬戶,對他們做檢查。平均每縣要訪查 1580 戶。

一個貧困縣是否可以「脫貧摘帽」,是有標準的,中部地區貧困發生率要降至 2% 以下,西部地區要降至 3% 以下,才合格。甚麼是「貧困發生率」呢?就是指未脫貧人口的比例。所謂「脫貧摘帽」是指一個區域初步解決了整體貧困的問題,不是劃一用補貼來做的「假脫貧」,摘帽的貧困縣一定還有尚未脫貧的個別人口,例如無子女的孤寡長者、重度殘疾人口、或家中有老人、重病患者等,類似的家庭脫貧難度會比較大。一般而言,地區初步脫貧,表示區內人口穩定實現「兩不愁三保障」:不愁吃,不愁穿,貧困家庭孩子全部接受九年義務教育,沒因貧失學輟學,有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全覆蓋,還有住房安全得到保障。

經上述解釋,甚麼是「脫貧摘帽」,是否清楚了些呢?而「脫貧摘帽」,是摘帽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當局仍然會督促及對相關縣鎮持續用力扶持,令成績得到鞏固,並從而跟鄉村振興戰略銜接。

餘下的篇幅介紹免職、辭職、立案審查等字眼的意義。主要是因為近日吉林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的調查及問責公佈了,出現上述字眼。

免職也者,是上級組織直接解除領導職務,如同炒魷魚。至於責令辭職,是由任免機關認定他不再適合擔任現職,通過一定程序責令其辭去現任職務。至於引咎辭職,是叫他本人主動辭去領導職務,自我追究過失責任,如果他不主動引咎辭職,一樣要責令辭職。用形象一點的說法,免職、責令辭職、引咎辭職三者,分別類似強制下崗、通知下崗和勸其主動下崗。其中,前兩者是被動接受組織處理,而引咎辭職,是督促其主動承擔責任。

在吉林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中,地區領導吉林省副省長、吉林省政協副主席、長春市市長、長春市市場監管總局黨組書記兼副局長、原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局長,就受上面的處分。他們都不是對該問題疫苗負直接責任的人物,可是,他們是吉林省、長春市的高層,是相關範疇的領導,於是要負領導責任。

這些人,按二零一四年一月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二零零九年的《關於實行黨政領導幹部問責的暫行規定》和二零零四年的《黨政領導幹部辭職暫行規定》列出的規定,大致是一年內不安排職務,兩年內不得擔任高於原職務層次的職務。即是,之後可以根據工作需要以及本人表現、專長等情況,由黨委、政府按幹部管理權限及實際需要,酌情考慮是否安排適當崗位或相應工作任務。這樣交代一下,是讓大家明白,如兩年後他們又有任務,不要以為問責是走過場,其實還是規定及例條所容許的處理。

至於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還出現「處理問責、深刻檢查、進行問責、立案審查調查」這些描述。深刻檢查、進行問責是從輕的問責,即是他們跟案情不是直接相關,可是,仍然需要檢討工作態度。反而當中「立案審查調查」沒有「免職」這類字眼,卻是懲處最重的處分。在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中,吳湞,這位原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副局長、原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分管藥化註冊管理、藥化監管和審覈檢驗等工作的,他就被判需要進行立案審查調查。立案調查完成後,將來他極有可能要負更重的、甚至刑事的責任。

以下就談談吳湞。資料顯示,吳湞一九五八出生,長期在藥監系統任職,由地方(江西省)做到去北京,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二零零六年後,長期在國家層級的食品及藥品監督管理機構工作,長期分管藥品註冊、監管、審核等,而最關鍵的,是疫苗行業就在他分管範圍內!有媒體稱他為「疫苗沙皇」。

二零一四年以來,吳湞至少兩次被實名舉報,都指他玩忽職守、瀆職、包庇下屬、令下屬任意主導藥品的審評工作。吳湞的一個下屬尹紅章,就因為被舉報而且查證有罪,在二零一七年初以受賄罪二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同時獲刑的還有其妻子、兒子。二零一六年,《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也曾實名舉報吳湞,指他分管疫苗事宜,而疫苗案在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六年大案頻發;吳湞被指涉嫌濫用職權甚至貪腐,對一些案件負直接責任。所以在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中,吳湞沒被免職,卻被立案查處,將來極可能有刑事責任。

文章收結前做幾句總結:本文主要透過介紹幾個字眼,令大家知道中國在內政治理方面如何力求規範化。中國的內政不易處理,但是大家可以知道,整個國家都在難苦奮進中,起碼不是內耗空轉,是一件件事慢慢做,逐件收拾。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