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美港政策法,不會有大改變》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去信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他重新檢視《美國 - 香港政策法》,並提出,應該將香港和中國剔除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名單。建制派和商界反應劇烈,指陳浩天無疑等同出賣香港利益,損害香港營商環境。小小一封信,就引來這麼大反應,這招果然絕妙。

不過,是否單單一封信就可以改變美國長期對港政策呢?試問哪一方,都不會如此覺得。陳浩天那封信到底下場如何也未必可知。

《美港政策法》在中短期內,都未必會有重大改變。

香港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在世界上貿易順差最大的貿易夥伴,每年美國均可以在對港貿易上,平均賺取 270 億美元。假如美國改變對港政策,某程度也會令這個順差隨時消失,對美國目前的貿易利益沒有好處。另外,美國某程度亦借助香港作為中間點,處理對東亞和對中國的貿易問題,取消《美港政策法》就會消除香港的特殊待遇,對美國企業和商界構成嚴重衝擊。因此,中短期內如此大動作並不可能發生。

另一邊廂,中美貿易戰隨時變成一場政治主導、經貿為副的新冷戰,而在新冷戰格局下,兩國的直接經貿來往將會減少。香港就會成為中美之間的中間據點,作為兩邊不願意直接貿易的商品的轉口地,屆時香港對美國的實質作用也會跟隨提升,而《美港政策法》就會成為鞏固此一實用價值的具體政策。因此,在這時也不見有很大誘因令美國需要改變有關政策。

其實本土派有個說法自相矛盾,就是世貿與貿易戰的問題。本來特朗普就是覺得世界貿易組織的設立和機制都已經不利美國,無法做到國際平衡,才不斷透過關稅戰,跟不同經濟體就關稅和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另設國與國、經濟體與經濟體的經貿合作。這正正是在架空世貿在國際經貿問題上的重要性。因此,中國和香港是否在世貿存在,已經無關美國的根本利益。

《美港政策法》如要改變,恐怕只有待中國出手在香港明刀明槍地利用美國對港特殊政策來損害美國利益。不過到時候,兩國也不會只停於貿易戰的階段了。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