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外國記者會請陳浩天演說,有否犯法?》

上個禮拜,外國記者協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發表演說,鬧得滿城風雨。吾友蔣彥亮撰文為 FCC 辯解,聲稱「民族黨現時還處申訴階段,政府未正式將民族黨列為非法組織,其成員確實仍可以利用民族黨身份發言,因此,FCC 的做法也未見任何違法的可能」,他又說到:「如果提供場地予非法組織成員發言屬於犯法行為,那黑社會社團在酒樓大排宴席,酒樓員工和老闆又是否違法?」

不諱言的說,蔣君的論點謬誤有三:

一,政府未正式將民族黨列為非法組織,不代表陳浩天仍可以民族黨召集人身分發言。民族黨未有根據《社團條例》第 5 條申請註冊,他們期望透過更改一間空殼公司的名稱,使民族黨成為擔保有限公司,上年又遭到公司註冊處拒絕。根據《社團條例》第 5C(1)條:「凡任何社團沒有遵從第 5(1)或(2)條的規定,每名幹事或每名自稱或聲稱是幹事的人即屬犯罪」,這裡的「第 5(1)或(2)條的規定」,是指沒有申請註冊。

二,邀請未註冊社團的召集人發表演說,不代表 FCC 沒有「任何違法的可能」,只要陳浩天所發表的演說,內容涉及煽惑或教唆或說服他人「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便有可能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 9 及第 10 條的「煽動意圖罪」。

換句話說,邀請陳浩天發表演說未必犯法,但是 FCC 明知對方發表演說內容,是要激起他人離叛中央或港府,涉嫌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 9 及第 10 條,仍執意為對方提供發表煽動演說的場地,雖沒直接進行煽惑,但也是協助他人煽惑第三者犯罪,被視作「協助犯」(Accessory)。如 FCC 本身也有着煽惑他人離叛中央或港府的意圖,才邀請陳浩天發表煽動演說,即是兩者均有相同的犯意(Mens Rea),FCC 便被視作共犯(Accomplice)。

三,FCC 邀請陳浩天發表演說,跟「黑社會社團在酒樓大排宴席」,是兩件性質完全不同的事。前者是 FCC 主動邀請,亦是午餐會的主辦單位;後者是打開門做生意,對方才是活動的主動策劃人,酒樓只是租出場地。FCC 多次表明自己不支持港獨,證明了他們明知對方在演說裡,必然含有說服或煽惑他人支持港獨的內容,而他們依舊舉辦活動,所以算作協助他人煽惑第三者犯罪。

順道一提,根據《社團條例》第 21(2)條:「任何人明知而容許三合會社團或三合會社團成員的集會在屬於他或由他佔用或控制的任何房屋、建築物或地方舉行,即屬犯罪」。換句話說,即使是普通酒樓老闆或經理,若然明知對方租房的目的,是用作三合會集會的用途(例如:開香堂),仍依舊將場地租給對方,也是違反法例的。當然,現在的江湖人也不會這麼蠢,公開租用酒樓搞社團聚會吧?

  • 陳凱文,《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