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解讀張曉明言論和林鄭的誠實身體》

近日,港府有意取締香港民族黨而逐漸引起風波。有趣的是,現屆政府正施行「大和解」的路線,在警方發放打算取締的消息之前,港府一直對任何港獨言論及活動,也是發聲明譴責便算,鮮有行動。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政府擁有高度自治,縱然中央官員就個別事件公開表明立場,但亦不會對港府的具體施政有太多意見。

為何港府忽然要取締香港民族黨呢?如果說曾發表港獨言論、或策動佔中、旺暴及與台獨勢力有聯繫的,肯定大有人在。而且,其他人或團體的知名度較高,影響力也更深遠。普遍香港大眾對近年的政治感厭倦,甚至乎連對香港民族黨的印象也不深。為何港府卻先針對香港民族黨呢?

一種估計,就是港府始終有責任要處理「港獨問題」,所以總要有所行動,不可能每次也說句「遺憾」便了事。相對來說,香港民族黨表面上的影響力較少,縱然其他泛民大力反對,但市民普遍不會太關心。此外,香港民族黨沒有明顯的學術或宗教「外衣」,也不算有「學生領袖光環」,若以「試水溫」的角度來說,先處理香港民族黨,可能市民的反對聲音不會太強。

中央政府當然會同意港府要處理好「港獨問題」的大方向。可是,中央政府又是否認同港府應先向香港民族黨開刀呢?

梁振英先生多次批評香港民族黨

儘管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對香港民族黨的態度並不強硬,但梁振英先生卻多次公開批評香港民族黨及 FCC。而且,在 Facebook 貼文一個接一個。有港媒認為這純粹是他本人的行為,並多加抹黑。

梁先生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在國家層面來說,地位尊崇,又怎會無的放矢?一直以來,同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先生,雖然仍十分關心香港,團結香港基金亦在研究層面,為現屆政府在房屋、創科及經濟議題上提供意見,但董先生本人卻很少會公開對個別政治事件作出評論。梁先生除了針對泛民對他本人的誹謗之外,本來亦很少「走在最前線」。

因此,梁先生近日多次針對「港獨」團體及批評其言論,不可能是個人行為。由於其身份的關係,一言一行,至少在大方向上會得到更高層的共識。

港澳辦的表態

雖然坊間有評論始終認為這是梁先生的一意孤行,但港澳辦對香港民族黨和 FCC 亦多加批評。單從這一點已可看出,梁先生的言論亦肯定符合中央的大方向,絕不存在矛盾。反而,中央政府和港府的立場上,可能同中有異,未必全盤一致。就算有人仍以為中國政府起初未必有針對香港民族黨的意思,但當香港民族黨與 FCC 結合起來的時候,事件又變得複雜起來。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認為香港民族黨是非法組織。香港民族黨和陳浩天本人是有預謀、有組織、有行動地從事意圖分裂國家的活動,已經違反基本法。而且,他們的行為亦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之中的煽動罪。外國記者會明知陳浩天的意圖,但不顧外交部和特區政府的再三勸告,硬要邀請他發表講話,從法律層面來看,是協助進行分裂國家的煽動,即屬違法行為。

除了對事件的定性之外,張曉明先生尚對香港政府有一些意見。他認為確實要好好反思或檢討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不足。連港澳辦主任也發聲明批評,坊間對梁振英先生的批評及謠言,可謂一掃而空。

中央對應否盡快立二十三條的看法

一直以來,中央政府對香港政府的整體表現,總是滿意的;至少公開場合上,中央政府沒有表現不滿,亦鮮有就個別事件評價港府。這一次張曉明先生的發言,說「好好反思或檢討不足」,已算是對港府在處理「港獨問題」上,亮了「黃燈」。當然,這是「黃燈」而已,還不算是「黃牌」,更絕不是「紅牌」。

坊間評論認為,中央政府可能想港府盡快立二十三條。甚至乎有人認為,近期的事件,亦是為二十三條立法造勢。筆者估計,中央政府又未必有這個意圖。張曉明先生對二十三條立法的原話是:「你們應該考慮清楚」,還沒有講明港府應該盡快立法,即何時推動二十三條立法的主動權,依然在港府手裡,但中央政府表示關注。

筆者認為,張曉明先生的全段說話的意思是,中央政府認為香港出現了違反基本法的行為,亦有個人及團體觸犯法例。如果港府未能成功把這些人或團體繩之於法,則應該在這方面檢討不足。至於具體怎樣做,港府有責任想清楚。如果暫不立二十三條,則要確保以現有法律條文,可成功起訴港獨人士或團體。如果沒有這個把握,就應該立二十三條了。

林鄭的有趣回應

特首林鄭月娥就應否盡快立二十三條一事上,除了官式回應之外,在視頻中,她中間還有一句說話:「要立法,要立得成先得架嘛!」(大意),她說出這一句話之際,眼睛忽然瞪大了一點,語氣重了,且也較口語化,不似是「照稿讀」的官式文章,似乎這句話是脫了稿的。很多時候,這些疑似「脫稿話」和身體語言,更能反映出一個人的內心世界。

林鄭的「脫稿話」可能包含了一層意思,就是「現時不是立法的好時機」,所以她才說要「審時度勢」。雖然她再沒有講明「立法的時機未出現」,但這句「要立法,要立得成先得架嘛」卻隱含了這個意思。至於為何「現時不是立法的好時機」,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在未來一段日子裡,林鄭要向中央官員和全港市民解釋清楚,為何「立法的時機未出現」。或反過來說,如果「審時度勢」後,林鄭認為「時機已出現」,則要盡快立法。縱然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港府官員亦有責任與中央官員做好溝通工作,也要讓香港市民明白港府的取態。特首除了理解香港的情況之外,亦要把眼光放得更遠,明白國家的路線及方針。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