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唔俾政府呃,咪又係有人呃你》

早幾個星期我寫了一篇文章叫《買年金者是豬》,引起各路朋友關注。朋友倫敦人妻先生反駁我話:「我不同意,因為你唔俾大舊錢政府派年金,終有一日你都會被倫敦金、加密貨幣陷阱、網上情緣騙案之類呃掉整個本金。」

聽罷,我瞬間 Hang 了機。

「唔俾政府呃,終有日都會俾其他人呃」,係一個消極的講法,超越一般人用理財、財經的維度去分析年金,切入角度有趣。不能說他錯,我心裡至少想到三個立論去反駁,但我覺得口舌之爭無意思,既然這種論調有趣,何不做一些有趣引申。這一類講法唔止消極,也是一個另類推波卸責的講法。在語理分析角度去睇,「唔俾政府呃,終有日都俾其他人呃」同「唔俾銀行呃,終有日都會俾地產商呃」或「唔俾證券行呃,終有日都會俾財仔呃」係同義同價值的。

一年前左右,我常常提到銀行、地產商的信貸系統風險,那是因為買樓要過銀行壓力測試,也有貸款比率限制,所以地產商為求新樓貨如輪轉,極大化消耗購買力接貨,他們容易自己私下或以友好的財仔做二按,銀行房貸借唔盡不要緊,地產商借埋錢俾你接貨,形成「唔俾銀行呃,終有日都會俾地產商呃」的格局。用到個「呃」字是嘩眾取寵的,因為我都要「呃 like 賺 view」嘛。

呢類二按合約安排,已經係市場常態,也是政策推動的無可奈何,地產商的位置都很尷尬。它們當然想賣新盤出貨,但不會想借錢承擔信貸風險。房貸可是銀行系統應做之事嘛。

我想指出的是,呢類操作之下,信貸風險沒有消失到,只是由銀行改到地產商承擔而已。

金管局容許這類事情發生,是因為一旦樓市出現信貸問題,它們可以推掉責任。如果是銀行房貸爆破,金管局一定被政客攻擊到體無完膚,金管局管銀行嘛。金管局的技術官僚思維是:泡沫要爆,也不要在我地頭爆,只要在地產商財仔那邊爆煲,那就是影子銀行問題,不那麼直接關我事囉。尤其是之前雷曼迷債,他們中到應一應,所以把風險推到其他地方,是自保自衛。

別忘了,現在可是加息週期呢,土地大辯論也快有結論囉,重提信貸風險,唔係杞人憂天。

另一邊廂,證監會出了新政,要收緊證券行孖展,原理都係一樣:「唔俾證券行呃,終有日都會俾財仔呃」。一旦證券行爆孖展,股市出現信貸風險,市民怨聲載道,這爛攤就要由證監會去收拾囉。然而,投資者用卡數、按樓去炒騰訊炒爆了,那就不是證監管轄範圍,因為你不是在我地頭炒爆煲嘛。同樣地,信貸風險沒有消失到,只是由證券行改到其他信貸機構承擔而已。

財金系統各自為政,金管局管銀行,證監管股票活動,每個部門都知加息會引發信貸風險,尤其是外匯接盤已經令港元貨幣供應大減,但大家只顧把風險推走,但求爆煲唔好燒到自己地頭。

各安本位沒有錯,但要有更宏觀的思維、更高維度去睇風險。那就是財經事務庫務局要做之事囉,因為你是眾人的頭兒嘛。內地 P2P 爆煲上訪有幾嚴重,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前車之鑑。

  • 原載:《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