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回林超英:中央政府是反對填海嗎?》

林超英作為覓地的大鴿派,我則是覓地的大鷹派,我想評論他很久了,苦於一直沒下筆位;現趁他寫《填海造地,違反中央治國新理念》,把中央政府這塊神主牌也捧出來了,我也好乘機寫他一寫,了了筆願。

回到兩星期前,我在團結香港基金的會議。論者說,建屋可以改善香港人的居住環境。我脫口而出:無論你覓多少地,建多少屋,也改善不了我的居住環境,亦改善不了大部分香港人的居住環境,充其量,只是改善了上樓和買樓的人的居住環境而已。

這分析很明顯:建屋五萬戶,只改善了五萬個家庭的居住環境,但大部分的家庭,都不會因覓地建屋而改善。甚至,因為房屋的供應多了,樓價還會下跌,縱然不跌,也至少減慢了升幅。至於公屋,已經上樓的人,根本不會介意公屋建成量。極端地想,公屋愈多,反映出他們的「特權」也相對減少了。

這就是我在本欄說過好幾次的:為甚麼香港的土地問題已經到了水深火熱,還有這麼多的人去反對大規模的覓地建屋,因為,這對大部分人是無利、甚至有害。這些人包括了公屋居民、就是樓價下跌了也無力上車的低下階層;還有,就是那些手持物業、甚至是住在豪宅、但工作能力萎縮、即是有房屋資產而沒有賺錢能力的人,這些人有很多是「廢老」。

林超英的背景,完全符合了「廢老」的定義。可是,對他做「盡職審查」,他並沒有豪宅,也不住公屋,而是住在妹妹在紅磡的舊單位,每年定期將 30% 的退休金捐出來,在山區建學校。這樣的人,其論據縱然多麼無理,最多只能說他經濟學上無知,城市規劃知識偏頗,完全無視現實世界,但很難對其狠心下筆。

最後提到中央政府的《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是國務院 2018 年的二十四號文件,主要是針對濱海濕地,如灘涂、河口、淺海、紅樹林、珊瑚礁等等的圍填,好像並不適用於林超英用來抨擊的大嶼山東部海面填海造地二千二百公頃。別忘記,中國正是世界填海的第一大戶,南海造島就是例子。

我不忍說林超英是有心騙人,但他的水平也實在太低了!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