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宜居城市》

二零一八年 The world's most livable cities 名單出爐,我沒有考究評分的準則,只知道悉尼排第五,香港三十五。

冬將盡,日間春意盎然,有時二十幾度,晚間卻寒夜漫漫,溫度時常是單位數中的小數目,霜凍把前後園的青草整治得一臉枯黃,置之死地而後生。今年極乾旱,牧民叫苦,無語問蒼天,天公失聰,置若罔聞。淋浴時我也刻意節約,洗滌心靈,待慢了皮囊。洗碗洗菜水也儲起來不厭其煩地一桶一桶拿去澆草地,連去尿尿也不是每次沖水。

水費貴嗎?早幾天繳付的,才 A$220 一季,撇除排污費,這季度只花了 A$20。較貴的夏天的水費也只是 A$280。草木欣榮,不能把它渴死。

悉尼宜居嗎?

藍天為幕,牽老伴沿河旁徜徉。對岸一遍紅樹林,這河是濁流不是清流,從未清澈過。河畔的餐廳七、八年前燒毀了,火燒地旺,重建之後規模大了,生意更興隆。在河畔走完兩三公里後,我倆坐下來點餐。我要了 Chili Prawn Linguini,餐牌上唯一的 Pasta,老伴點了 Egg Benedict 配煙三文及一片 Sourdough,兩杯 Cappucino,盛惠 A$52.5。Linguini 端來時,我搜索一番才找出蝦五隻,價錢比商場的一般 Cafe 貴兩三成。無他,獨市生意,加上河景,也值這價錢。

這場景說的是兩天前,在離家十多公里、我們留下不少足跡的河畔。如果嫌貴,也可以坐下只喝杯咖啡,比一般稍貴不多的價錢,一杯 A$3.9,加大的才是 A$4.5,就算是酒店,咖啡價錢也不會相差太大。懶洋洋坐一個下午,談像河水一樣長的話題,沒有人驅趕你。地方大,空間多,人與人之間的嫌隙厭惡會較少。

這種寫照不是宜居的代表,宜居也要心態的配合。如果你為了這裏貴一個幾毫而呱呱叫,那裏便宜一兩塊錢而雀躍,千方百計迂迴曲折避付三幾塊錢的 Road toll 而傷神,除非真的經濟拮据,或者精明計算是生活情趣,否則別這樣作賤自己。我們不是時常在外面吃飯的,在家自己煮也很簡單,花費有限,老伴要吃甚麼我就煮甚麼。我們也時常在晚飯後逛超市,看到差不多到期的麵包或其他食物減價促銷,也會撿下便宜,減少扔棄食物帶來的浪費。

最近朋友積極賣房子,其中一個理由是,房子旁邊一個小公園,近月有大媽進駐,晚上歌聲嘹亮。OMG!西洋菜街、尖沙嘴碼頭…… 十分驚慄,跟去年後園突然跳進一隻袋鼠一樣的匪夷所思。這裏街頭表演是要領牌的,在偏遠地區的小公園自娛,也不能罔顧對四鄰的滋擾,在宜居城市開拓不宜居的土壤。僥倖我鄰居那血染的風采,也只是偶一為之,否則我要吐血了。

一個地方是否宜居,除了客觀因素,也要自己調節心態,去找宜居的理由,也不要給人締造不宜居的環境。

悉尼物價相比香港使人咋舌,原因之一是澳洲最低工資是 A$18.93,以最近兌換率計算(5.75),折算為港幣 HK$109。下表為二十一歲以下的工資比率,相對於成人的最低工資計算的百份比:

  • <16 years:36.8%/$  6.97
  •   16 years:47.3%/$  8.95
  •   17 years:57.8%/$10.94
  •   18 years:68.3%/$12.93
  •   19 years:82.5%/$15.61
  •   20 years:97.7%/$18.49

一個十六歲以下的少年,可賺時薪 HK$40,比香港爭抝多年的最低工資還要高(香港的最低工資是 $34.5),物價就算便宜也會因工資而變得貴。當然,受剝削階層就賺不到這些最低工資,譬如在唐人雜貨鋪工作、英文講得不好的理貨員及食肆員工,可能只有 A$10 或更少的時薪。

悉尼當然也有不少比香港便宜的東西,奶類及肉類就是最佳例子。鮮奶一公升基本上是 A$1,肉類都比香港平宜得多,我時常買牛的 Scotch Fillet,只是約 A$15/kg,即一斤十兩 HK$90,十分優質的也不超過 A$25。

  • o 180820 b1a

現在草莓當造,上面的草莓,昨天在市場買,一公斤才是 A$2,我買了八公斤,大部份分了給朋友。下面的蕃茄,一箱十公斤,才 A$15,在超市要賣貴兩三倍,我也是分了一半給朋友。甚麼當造就吃甚麼,越平越靚。下圖六隻蕃茄剛好一公斤。Fresh produce 在此吃得安心一點,從未聽過殘留農藥的問題。

  • o 180820 b1b

今晚和朋友在 Hyatt Regency 吃海鮮自助餐,是朋友吃過後推薦的,兩位 A$89,還包每人一杯紅/白酒,是經 Groupon 訂購的,低於半價。早兩日更加再打八折,變成兩位 A$71.2,折合 HK$410。我最大興趣是吃 Sydney Rock,這些石蠔,最細隻最便宜的在魚檔買也要 10 多澳元一打,我隨便都可吃兩三打。今晚吃了五打,因為這些蠔體積較細小,除了海鮮,我吃了很少其他東西。有報導指,由於全球暖化,水質變酸,石蠔產量會減少,體積也會較細小。

  • o 180820 b1c

吃在悉尼,也不一定比香港貴,香港便宜的東西,越來越劣質化,這是我近一兩年的印象,地產的元素,成為全民的負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