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規範大媽歌舞團:澄清觀點》

《線報》另一位專欄作者的文章,大篇幅提及本人的文章。本來,不同意見互相衝擊是好事,惟該作者文章引述有誤,筆者希望在此澄清:

其一,該文章三處提及本人曾任「政府幕僚」,並以此為主要論述及攻擊。然而,此扭曲了本人的作者簡介。未曾為官者,怎會自稱為官呢?

其二,有關該文章提及的「賣淫論」,筆者原稿引用了一篇《東方日報》的偵查報道,惟《線報》未有附上連結。在此再提供資料來源連結,期望讀者自行參考判斷。

歌舞者是否賣淫,固然有商榷餘地,然而在無參考連結的情況下,引起另一位作者大造文章,實非同場公平論政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