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到底何時才是立二十三條的好時機?》

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對何時才為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上,認為這是特區政府及她本人的憲制責任,但目前並沒有具體的時間表。她亦認為,政府要審時度勢,先創造出有利的立法條件,才能推動二十三條立法。筆者觀察,在不同的時點,林鄭對二十三條立法的回應,也有些微差別。從相關報道的節錄如下:

2017 年 10 月 11 日:林鄭認為,現時未有良好的氣氛推動二十三條立法及政改等有爭議性的議題。特首還指出,她過去三個月曾努力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但立法會的氣氛依然沒有改變。她還具體指出,如果有一日,她能很平靜入立法會,能夠得到整體立法會議員的基本尊重,或許就是一個啟動有爭議事情的時機。

2018 年 4 月 17 日:林鄭的論調大至與早前相近,表明這是憲制責任,並再一次指出沒有具體時間表,強調有利的環境現時並未出現。

2018 年 8 月 16 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上發表「港獨」演說後,林鄭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作出回應,她指出政府需要審時度勢找到好時機,創造好的條件進行相關工作。此外,其他論點亦如之前所述的相近。

總的來說,由去年的「有利的環境現時未出現」,以至今時今日的「政府須審時度勢」,似乎有了一點進展。那麼,到底何時才算是「好時機」呢?立法會的氣氛是否已算「良好」?經林鄭每一日都在「努力創造出立法有利條件」及政府長時間的「審時度勢」後,到底時機是否已成熟?

林鄭明明已得到整體立法會議員的基本尊重

在「大和解」的路線下,去年,林鄭對泛民取消煙花匯演的要求從善如流。及後她出席泛民黨派的晚宴,象徵式的捐出三萬港元。在補選一事上,政府甚至乎容許有勾結港獨勢力之嫌的區諾軒及姚松炎入閘。其中,區諾軒還當選為議員。被 DQ 的泛民議員,大致上不用交還薪津,「肥佬黎」與「泛民」的行賄案,律政司亦不再起訴。還有,以學術為名、遠赴台灣討論「港獨」的港大教授戴耀廷,政府除了發表聲明反對之外,亦不見有積極行動。

泛民議員與特首關係之佳,可以算是「空前」。我們不再見到有泛民議員在議會內向特首擲杯、亂掉道具,更加沒有暴力行為,亦不見到有人身攻擊式的謾罵及羞辱。或許,建制派議員在民生議題上,可能對政府有些意見,但也從來沒有對特首有任何「泛民式的攻擊」,只是理性討論而已。建制派的提議,也是在原來的政府法案上少修少補,大臻上仍十分支持政府。總的來說,泛民及建制派議員,都算對林鄭有「基本的尊重」,立法會近年的氣氛已十分良好,為何林鄭仍不立法呢?難道林鄭要求政府的所有法案都得到全體議員支持,這才算是「氣氛良好」?如果她對「基本尊重」的門檻這麼高,又是否有必要呢?

建制和派民的強弱之勢早已逆轉

「佔中」爆發時,泛民的氣勢如日中天,但上屆政府施以「施字訣」,最終七十九天動亂以「沒有死一人」的情況下收場,當時特首又沒有被逼下台,泛民一方已算是輸掉了戰役。此外,自「佔中」結束後,一來泛民及激進派策動「佔中」搗亂香港,卻完全達不到預期的效果,顯得十分無能。二來,泛民金主及多名議員還被爆出「黑金醜聞」,美國勢力更是「鬼影處處」。就是香港市民對政府再討厭,激情過後,亦不可能不知道當中的陰謀詭計。後來,「旺暴」發生後,泛民一方更是民心盡失,傳統泛民更與激進組織劃清界線,可謂元氣大傷。

及後,泛民議員被 DQ,基本上是被「技術性擊倒」。他們身為議員卻不熟例,還沒有為香港市民爭取過什麼權益,只是在議會上「宣誓」玩過了火而被取消資格,突顯了他們的無能,只會被選民嫌棄。同時間,泛民金主出現了連年虧損及大幅裁員的情況。美國總統特朗普亦明顯不同意出資支持各國同類型的組織,估計泛民的經費遭大幅削減。建制和泛民的強弱之勢,在此時可算是正式逆轉。

自「佔中」及「旺暴」後,普遍市民肯定會明白二十三條立法的重要性,更會認知,相類近的法律,其他先進西方國家亦肯定會有。多年以來,二十三條立法被「妖魔化」,如今可算是終於得到「解咒」,有立法的「正當性」,坊間的反對聲音已不多。此外,早已立法的澳門,繁榮及自由依舊,普遍香港人可謂疑慮盡消,明明這是大好時機,又為何仍是「時機未成熟」呢?

特首和議員選票的事宜

當然,所謂「有利的環境」,亦可能和選票有關。要為二十三條立法,只需半數議員贊成便可通過。此時,建制派在議會內已過半數,即如果香港政府推行二十三條立法,在正常情況之下,是會獲得通過的。

當然,建制派當中,亦有相對走「中間路線」的議員,或許政府會擔心,這些中間派可能會因輿論壓力,擔心選票及連任問題而被逼轉軚,情況與上次「田二少事件」相似。由於政府總不能在二十三條上,連續兩次也失誤,所以需要小心行事。另一個可能是關乎林鄭本身的連任問題。如果林鄭深知支持她的 777 票裡,有一定份額不願立二十三條。她在立二十三條後,或許會受到報復而不獲連任。

在選舉的事宜上,個人認為,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只要林鄭的施政與中央一致,總會有「鐵票」支持。如果林鄭推行二十三條立法,其他不願立法的一群人,縱然可能對她不滿,但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飯」,又何必再難為她或與中央作對呢?在小圈子選舉之下,每人手上的票也算是「價值連城」的關鍵一票,自當好好利用。在理性的情況下,不想立二十三條的人,屆時亦會展望將來,他們與中央或大陸政經界的合作空間仍很多,不見得會倒戈。

在立法會直選選舉上,議員要面對全港市民。的而且確,某些「建制中間派」,可能會擔心選票而倒戈。可是,他們不只一人,每次也會有連任問題。不是甲擔心選票,便是乙要顧及連任,如此一來,「有利的環境」是永遠不會出現的。而且,支持「建制中間派」的,始終不見得會太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激進而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更不見得會很支持「建制中間派」。

如此一來,香港政府可能擔心的是「內鬼」的問題。即不只「中間派」,就算建制派裡,連支持他們的選民也贊同立二十三條了,但他們卻原來都是「田二少」,在關鍵時刻倒戈。此外,就算這些議員反對立法,將會失卻建制派的支持,之後無法連任,但他們卻可能因倒戈已獲得更大的好處。

可是,任何機構也會有「內鬼」,且「一雞死、一雞鳴」,又如何確保可以剷除所有「內鬼」呢?如果認為可能有「內鬼」而說成是「未出現有利的環境」,則永遠不可能有適合立法之時機。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的說法

近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被問及有關二十三條立法之事,回應說「香港應該考慮是否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政府始終不會輕易出面向香港政府下達旨示,這句「香港應該考慮清楚」已算是相對重的說話了。

估計在中央政府的層面來說,香港在二十三條立法一事上,已算是時機成熟,一切只等香港政府「考慮清楚」而已。中央政府未必會太擔心建制派議員裡會再有「田二少」或「不聽話的孩子」,亦未必會對特首及眾多建制派議員的選票或連任事宜太擔心。而且反過來說,將來亦不排除再有泛民議員倒戈。可能,中央政府會更留意的是,在特區政府的行政機關內,到底有沒有「田二少」。

總的來說,當香港政府仍在「審時度勢」及「創造有利條件」的同時,中央政府已建議「香港應該考慮清楚」了。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