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建制派,拿出全面執政的氣度》

自從三月補選建制派取得兩席之後,已經在立法會、區議會和政府全面執政,且經歷《議事規則》修訂後,泛民在議會當中已喪失往日的優勢,建制派已無法再將責任推到泛民身上。

在最近港鐵沙中綫問題上,建制派對於是否支持動用《特權法》調查港鐵工程問題,卻顧左右而言他,只說「不排除」支持,連稍為立場堅定一點的答案也答不到,可見現時這班建制派其實並未習慣這種全面執政的狀態。

無他的,之前建制派在立法會會議討論《特權法》問題時,說話去得太盡,身兼行會成員的黃國健連「跟公眾安全無關」都可以說出來,可見建制派其實在這問題上反應遲鈍,完全低估了事件的嚴重性。

當然,公眾也未必會逐次會議的留意議員的發言,即使議員在會議中如何賴皮,甚至說出一些不合邏輯的說法,也未必上升到公眾層面。不過,建制派本身亦應好好思量,全面執政下,自己的定位應如何。

當然,從政府角度而言,他們寧可賣順水人情予建制派,都不願爭取民主派的票數來支持政府議案,以避免造成政府向反對派讓步的局面,故政府其實也樂見建制派全面控制議會,尤其是一些重要法案,如一地兩檢又或之後的國安法立法,建制派也只能全力護航,支持政府議案。

可是,在無關「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尤其是港鐵工程這類與民生有關的議題上,建制派能否拿出全面執政的氣度,在議會有著更進取的意義呢?

過往,建制派議員就最喜歡將一切問題歸因民主派,指他們「點人數、拉布」,搞議會抗爭,令立法會難以通過草案,甚至令財委會撥款大幅拖慢。不過,建制派已經令民主派的武器愈來愈少,自己亦再難像以往一樣將一切問題拋至民主派身上。建制派好應該在這全面執政的局面下,拿出應有的氣度,至少在民生議題上,與政府有更多的抗衡互動,起監察政府的作用。

否則建制派早晚也會因為全面執政無甚作為,又再失掉現有的政治優勢。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