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街頭賣唱失控,不要賴大媽!》

在街頭表演滋擾民居的問題上,劉信發現兩個有趣的現象。一是不少評論都有意無意地,把矛頭指向所謂的「大媽」;二是不少評論談到解決方法之時,都會叫政府搞什麼發牌和登記規管。以《線報》最近所登的一篇評論為例,便有齊這兩個特點,並指「大媽」其實是在搵真銀,扭曲所謂「街頭文化藝術表演的原意」,所以要引入所謂的登記制度規範。

講真,劉信在鬧市居住多年,常常見到所謂街頭唱歌或表演之人,不論是不是所謂的「大媽」,大部分都會接受打賞。如此說來,其他人算不算「賣笑賣唱」?說到「培養不到本地藝術人材」,大部分所謂街頭演唱,不過是翻唱流行曲,又算哪門子的表演藝術?

有人聲稱「大媽」賣唱,是把原本在私人場域的娛樂事業搬到公眾地方,廟街有歌廳,所有接受打賞的街頭音樂人,何嘗不是把歌廳生意放在街上做?如果不受打賞等於唱卡啦 OK,其他人翻唱流行曲,又算不算唱卡啦 OK?況且,廟街榕樹頭天后廟附近,有一排唱歌檔,真真正正把「私人場域的娛樂事業搬到公眾地方」,那位作者又有否為此說過一句。

更嚴重的指控,是作者聲稱「大媽有賣淫之嫌」。那位作者自稱曾任「政府幕僚」,理應知道現行法律定義上的「賣淫」(prostitution),是指「跟另一人進行陰道交、肛交、口交及手淫,藉此換取報酬」。除非作者本人,或所謂的「跟進報導」曾經放蛇,跟所謂的「大媽」進行過性交易,否則難以坐實「賣淫」的指控。

退一步來說,先不論「賣淫」指控的真確性,是否所有「大媽」都「有賣淫之嫌」?作者的所謂指控,先把某種女性群體貼上「大媽」標籤,然後利用全稱命題,把所有「大媽」都說成「有賣淫之嫌」。這種先是標籤化,繼而一竹篙打一船人的手段,跟本土派醜化新移民、自由行一樣。如果我們的「政府幕僚」,都跟該名作者一樣,都愛玩這類標籤化手段,實非社會之福。

更重要的是,那位作者自稱曾任「政府幕僚」,行文之前,竟然完全無做過功課,既不知現行規管街頭表演的相關法例,亦不知香港本來便有發牌規管街頭表演。明明政府早已有發牌制度,他竟然除褲放屁,建議政府建立登記制度?這不是混帳嘛?如果香港的「政府幕僚」都是這種貨色的話,便不能怪港府現在的表現如此不濟了。

雖然劉信講都講到厭,但也要再講一次:想在街頭合法表演,可到警察牌照課申請《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申請表格可在警務處網頁下載,填妥後可親身送交或郵寄至警察牌照課。至於事先未申請許可證的人,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根據現行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4(15)條,均屬違法。

因此,不論是「大媽」也好,Mr. Wally 也好,他們應被視作表演,還是賣唱賣笑,所有問題的根本只有兩個:一是他們滋擾民居,違反《嘈音管制條例》第 5 條,二是他們有牌不肯去申請,違反《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4(15)條。

至於港府的問題,則不是沒有制度和法例的規管,而是有法例不去執行,姑息縱容吖嘛?把矛頭指向所謂的「大媽」,只不過是轉移視線。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