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思想港獨、行為港獨、思想愛國、行為愛國》

我有好些智力比較高尚的建制派朋友,雖然並不贊同陳浩天的言行,但也有點欣賞他,認為他至少夠坦白,公開承認自己的港獨思想,至少好過很多心裏明明支持港獨、卻打死不肯明言、甚至連競選立法會也要說謊去掩飾的人們。

這講到另一個熱門議題:港獨是否偽命題?

在中央政府強大的武力之下,行為上搞港獨當然並不可能。故此,從行動上來看,港獨當然是很多人口中所說的偽命題。

可是,也請別忘記,所謂的「自決」,是把獨立作為選項之一,而以「自決」為政綱的政治團體和人物,如香港眾志的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區諾軒等等,先後當選為立法會議員,由此可以見得,港獨思想是實質存在的。所以,很多香港人對於港獨是敢想不敢做,因此,思想港獨是實質存在,行為港獨則是偽命題。

至於現時中央政府的政策,就是把思想港獨從「敢想不敢做」,推到「敢想不敢講」。心理學上,當人們聽不到有人講,漸漸地,自己便連想也不去想了。畢竟,思想港獨始終有一點點的危險性,閹掉了,才有絕對安全。

有民主派,也有建制派,有思想港獨和行為港獨,也有思想愛國和行為愛國。

我也可以告訴大家,今日的所謂「愛國分子」,十居其九,都只是行為愛國,但在思想上,恐怕非但不愛國,也許更為親近港獨…… 要知道,一旦香港獨立了,更加要倚賴權貴去維持穩定繁榮,權貴只會擁有更多財富、更大權力。

但他們當然不敢說出來,因為,他們明知在武力上香港沒可能脫離中央,所以,也只好不情不願地愛國下去了。

說到底,我某程度上同意,香港人是個民族,只視乎你對「民族」的定義是甚麼。我是研究歷史的,吐谷渾脫胎自鮮卑,反而南方的百越和華夏本來並非同一民族,問題在於,香港縱是一個民族,也和獨立沒有必然性,世界上大部分的民族,皆沒有自己的國家,中國國內便有五十六個民族。反過來說,同一民族,也可以分成不同國家,如德國和奧地利。

政治根本沒道理可言,因為怎說都有道理,道理在誰方,只視乎誰持有更強的槍炮!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