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百搭罪行》

一些麻將玩法有「百搭牌」,顧名思義,可當作任何一張牌,用以配搭其他牌,人見人愛。

近年香港法律也有近乎「百搭」刑事罪,好使好用;直至日前一宗協和小學教師涉嫌外洩入學試試題案,高院暫委彭中屏法官一錘定音,震碎了「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百搭」效能,引發一連串待審的相同控罪案件被迫暫時束諸高閣,有待律政司上訴至終審法院。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161 條,任何人因意圖犯罪、或帶有不誠實意圖進行詐騙、損人或利己行為,而取用電腦,均屬違法,最高可被判監五年。

161 條立法原意,是針對未獲授權進入電腦及取得電腦內資料、有意進行詐騙等罪行的前期準備工作,取用電腦本身便足以構成所需犯罪行為(actus reus)。

惟 161 條有多項含糊之處,例如:何謂「電腦」?沒有定義;何謂「取用」?是否只針對取用不屬於被告本人所擁有電腦?本應是,但條文字面解釋卻似乎指任何電腦,包括被告本人所擁有的電腦;是否只針對一般傳統電腦系統以至手提電腦?現時差不多全民皆有智能手機,不少人甚至每分每秒機不離手,這些手機,內置電腦機件及性能。

曾有高院案例,確立智能手機符合 161 條所指電腦定義,因此任何牽涉使用智能手機(包括自己或他人所有),不論是瀏覽、上載(包括拍照)、下載及轉發等,均被涵蓋。

近年多宗用智能手機偷拍女士裙底案,律政司捨難取易,不引用遊蕩、有違公德、破壞社會安寧等罪,一律使用 161 條。上訴庭在一宗案件中,也曾一度質疑是否合適,惟礙於該案控辯雙方均接受控罪無不妥,因此也不置可否。

智能手機功能研發一日千里,加上應用程式五花八門,正如協和教師上訴案律政司代表所述,可有無限方式取用電腦。正因如此,161 條成為「百搭」罪行。

當年 161 條在立法會審議時,保安司認同,鑑於電腦科技日新月異,必須定期檢討。不論協和小學案例最終判決如何,161 條也須盡快檢討。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