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公私營合作,有助重建置業階梯》

土地大辯論至今,社會幾乎完全沒有共識,更被部分評論員和議政團體主導了討論。回歸現實,到底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未來?城市規劃和住屋又要往哪個方向走?

熟悉筆者觀點的讀者都知道,一直推崇新加坡的組屋模式,人人有屋住之餘,也有私樓讓市民選擇。同樣,筆者也一直認為填海、收回高球場等並不是對立的方案。香港的發展不是非黑即白。最近不少人和媒體都在討論公私營合作,而一些評論就反而大力倡議用土地收回條例去發展,也要求政府全速發展棕地等,其實都有點在建空中樓閣的感覺。

香港的發展一直以來都少不了資本家和專業人士的參與,政府過去二十一年倒是不斷落後公屋落成的指標,試問,何解個別評論員總是叫政府做開發商,把責任單單歸咎私人企業。看看目前房委會和房協管理的屋苑,有多少設施是優質的,有多少已經沒有保養,又有多少公共空間得到善用而不浪費,樓宇質素又如何?另外,政府連自己手頭上的公屋建設都做得不好,評論員何解仍總是要求政府全力承擔未來房屋供應。

一些前輩在認真討論房屋問題時大多覺得,似乎一些評論員認為住屋只是一個幾百呎單位的事,而不是一個社區事務,新發展區不需要基建、道路和周邊設施。舉例說,一個四百呎天水圍的單位,可能租金是二千多元,但這個單位沒有升值能力,目前需要超過五年才能申請到之餘,個人和家庭收入也不能超過一定數額。如果是居屋、夾屋等,往往只是一個屋苑,缺乏優質的設施,公園和公共空間也不是經常做好管理和維修。

無疑新加坡的組屋政策是好,但是當地政府是鼓勵居民買入組屋,並設有合理的置業階梯,而同樣也需要借助發展商去提供私樓供應。

回望香港,最有效重啟置業階梯的方法可能是公私營合作。未來政府應該加快發展現有用地和逐步提升居屋和綠置居比例,適當地運用發展商和鄉紳的土地,增加地積比之餘,以新加坡組屋作模辦,在新居屋和綠置居加強管理和維修,也參考發展商的經驗,做好屋苑設施。屆時,很有可能出現一個混合性發展方式,公私營合作構建環保、綠化、智慧屋苑。

公共住宅的理念應該是居者有其屋,而不是隨便分配一個單位給市民就夠。政府未來不應該以提供租住房屋為政策指標,而應該為市民提供可以買得到的房屋。同時,重建置業階梯時,應當讓市民有轉換和提升生活水平的可能。一些評論員完全無視了私樓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功能,除了是住屋,也是資產和投資工具。

政府提供住所,發展商負責私人市場,從來都是香港發展的成功模式,評論員總是說上屆政府胡亂出招夾高樓價,沒有積極開拓土地致使公屋供應量不足,而要求政府把未來土地全劃作興建公屋,似乎太短視了。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