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幾時對外國記者會拉人封艇?》

其實我很不想每天都寫這樣的題目,不過現時社會上的評論都很令人難受,有些更來自主要官員、法律學者,香港這樣「人才」輩出,實在不知道是否前世種的孽。

近日聽得最多的批評,莫過於外國記者會 FCC 提供平台予陳浩天宣揚港獨,無疑等同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甚至參與分裂中國的圖謀。有些建制派就提出,要收回 FCC 會所租址,有人甚至要求律政司起訴 FCC,不過當記者問這位建制派法律人士 FCC 所犯何罪,她就指政府要為此研究,沒有法律就制訂法律來懲治。

既然沒有法律依據,又談何動用本地法律來起訴 FCC 呢?談法律出身的人,為求政治表忠說出這樣的想法,真的不可思議。

再者,民族黨現時還處申訴階段,政府未正式將民族黨列為非法組織,其成員確實仍可以利用民族黨身份發言。因此,FCC 的做法也未見任何違法的可能。如果提供場地予非法組織成員發言屬於犯法行為,那黑社會社團在酒樓大排宴席,酒樓員工和老闆又是否違法?

擺事實、說道理應是從政者應有的質素,可是時至今日,為政治表忠,連簡單邏輯都棄之不顧。FCC 本身向政府繳交 55 萬一個月的租金,但梁振英可以將此說成特惠租金,試問有哪個組織可以負擔這類費用?另外,上一次續租,正正在梁振英任期內批准,如果梁振英今天罵 FCC 為特權階層,那梁振英是否也有責任?

這個題目寫得多,本身都令人生厭。本來純粹只因有些不切實際的主張出現而又成為社會現象,且面對政府的多樣操作,成為全城焦點,才有今次的午餐會。假如人心穩定,社會欣欣向榮,政府表現令人滿意,哪有港獨思潮出現?民族黨又有甚麼空間生存?反之,不斷製造稻草人,反而令一些投機分子見到政局混亂有機可乘,提出不切實際的政治主張,企圖在本地得到支持同時在外地經營他們的政治資本。假如政府不太理會,這些組織和人或許就會逐漸消失,而政府越打擊,他們就越可以自我套上「受害者」的政治光環,在香港和海外遊走,賺取更多政治資本和鎂光燈,最終令其他人有樣學樣。這樣的現象,又有誰獲益呢?

獲益的最少是那些政治野心家,他們可以興風作浪,打擊政治對手,套取政治利益。社會各界實在不得不慎之又慎,小心處理這類政治議題。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