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陳浩天可演講,錯在保安局》

保安局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後,外國記者協會(FCC)在昨日邀請了香港民族黨發言人陳浩天發表演說,港府和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均發表聲明,批評 FCC 為民族黨提供宣揚港獨的平台。劉信昨天已撰文批評,兩份聲明只強調宣揚港獨違反《基本法》,卻沒有列出違反本地法例的證據,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更重要的是,既然港府覺得民族黨宣揚港獨,其主張危及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保安局直至今日,仍未正式取締香港民族黨?為此,學研社社友蔣彥亮曾撰文表示,由於保安局仍未完成取締程序,所以民族黨仍是「合法組織」,FCC 邀請民族黨發言人出席演講,亦沒有違反法例。

某程度而言,民族黨「合法組織」的說法,固然值得商榷,但根據《社團條例》第 18(1)條,民族黨確實未算是法理上的「非法社團」。

問題回來了,為何保安局在上月十七日宣佈考慮取締民族黨,但是取締程序至今仍未完成?因為保安局當日宣佈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的時候,給予對方二十一日的申述期,因為根據《社團條例》第 8(3)條,保安局局長如沒有事先給予民族黨陳詞和申述的機會,便不得頒布禁止對方運作的命令。及後,民族黨的代表律師要求延長至兩個月後,保安局雖沒答應對方請求,但是卻批准申述期延至四十九日。

若不是保安局批准延長申述期,民族黨的申述期已在八月七日到期,對方未能給予申述,或者其申述證明不到自己並非主張分裂國家,證明不到自己曾主張不排除使用武力手段達致港獨,保安局已可按照《社團條例》第 1(a)條所賦予的權力,正式頒佈禁止民族黨的命令。

換而言之,民族黨至今仍未完成取締程序,陳浩天在昨日仍可大剌剌地宣稱自己是民族黨成員,均是保安局延長申述期的結果。問題的關鍵是:保安局憑什麼延長民族黨的申述期?保安局的解釋,是他們「考慮後」的結果,即是他們行使了酌情權。整件事最可笑的地方,便在於保安局這個「考慮」。

保安局當日給予民族黨二十一日申述期,難道沒有經過「考慮」嗎?難道保安局一開始不是認為,二十一日已有足夠時間,讓民族黨提交申述不?對方有何藉口或理由也好,都不應容許更改。現在人家要求延期便延期,你當日所定的二十一日,是兒戲不?如此朝令夕改,對方只要講兩句便可拖延不做,以後還有誰肯乖乖服從你所定下的規矩呢?

由此可見,FCC 可以明正言順邀請民族黨出席活動,陳浩天昨日仍可公開播獨,完因保安局兒戲地延長對方的申述期,可以話港府自找麻煩。若他們不改期,民族黨現在很可能已是法理上的「非法社團」,即使 FCC 仍要邀請陳浩天出席活動,但是陳浩天只要在活動中宣稱是民族黨成員,警方便可執法拉人了。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