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規範大媽歌舞團,乃必要之惡》

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的「表演」,終於落幕。大媽們一夕間散去,飽受噪音煎熬的居民和商戶鬆一口氣。然而,大媽與大叔的懷舊歌舞團及震耳噪音,不消一個周末就轉移到尖沙咀天星碼頭及文化中心一帶,陡然驚擾了該區生態平衡。

大媽四處流竄源於政策缺失

政府礙於地區壓力,決定「殺街」,然而一味驅散,而無妥善安置,只會令他們四處流竄、遍地開花,把旺角居民商戶受的災轉移給其他地區。看到上周末有組織到天星碼頭「驅趕」大媽,雙方互罵的新聞畫面,筆者不期然想起「海心公園」。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媽歌舞團早幾年已在地區發芽生根,說白點是「基層經濟」的一種,在屯門公園、土瓜灣海心公園等基地天天喧鬧,衣著風騷的大媽以生活苦悶的中年男士為主要對象,實行賣唱賣笑,換取打賞,甚至有偵查報道指大媽有賣淫之嫌,居民則投訴嘈音及敗壞風氣。後來旺角行人專用區越發熱鬧,這些地區大媽亦聞風而至,菜街漸漸變成她們「進化版」舞台,從此無日安寧。

賣唱賣笑的大媽以中佬為對象搵真銀,這種「基層經濟」倘不妥善規範、引導,只會扭曲街頭文化藝術表演的原意,一來不成吸引遊客的景點,二來亦培養不到本地藝術人材,只是一群中年大媽大叔逕自享受,把跳茶舞、唱卡啦 OK 等原本在私人場域的娛樂事業搬到公眾地方,以更低成本經營。

引入登記制度乃必要之惡

大媽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尖沙咀的原有藝術表演者控訴原有生態被破壞、商戶投訴嘈音及「降格」,連旁邊的巴士總站亦遭牽連。但事件主要靠區議會跟進討論、警方執法調停、文化中心的保安加緊監察,民政事務處仍未見積極介入。當區有區議員一直力勸要建立發牌制度,才能治本。

筆者認為,過份規管可能會扼殺街頭藝術的生存空間,畢竟這些表演向來是在非正式、寬鬆的環境孕育出來。但菜街大媽事件反映,一定程度的規管是「必要之惡」,例如可考慮仿效臨時小販牌照,要求有意表演的團體向食環署、民政署或康文署作簡單登記手續,並上載獲批名單供公眾參考。署方亦可考慮訂立同一範圍、同一時段的表演者上限,從而分配時段,以防「鬥大聲」之災再現。

而在短期內,署方應與警方配合,加緊巡查有表演者落戶的地區,評估音量及人流聚集有否對居民生活、商戶經營及公眾秩序構成嚴重影響,並適時提醒表演者要自律輪候及控制聲浪。

另一方面,目前不少地區較具組織的歌舞藝團,有在社區會堂租用場地表演,亦不乏長者捧場客,為長者們提供合口味的娛樂。官方亦大可向大媽歌舞團提供訊息,讓她們在合理合法的環境下演出和自娛。

政府不能奢望「殺街」後就日勞永逸,必須多做治本的功夫,街頭表演才能回歸正道,還市民一個清靜有秩序的市容。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