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香港在貿易戰中的位置》

中美貿易大戰,鏖戰正酣。香港一方面作為開放式小型經濟體,必然會受到極大影響;另一方面,作為國家的特別行政區,在這個「戰爭時期」,為了民族大義和自身的利益,亦必須堅定地站在國家的一方,對抗外侮。

在今次貿易戰爭中,香港首當其衝的,是出口及轉口業,其中貿易及物流業,在 2016 年佔本地生產總值比重達 22%,僱用超過七十三萬人。中美雙方大加關稅,會影響本港轉口貿易,以及相關的支援行業。2018 年第二季的調查顯示,有 43% 的受訪出口商人認為有負面影響。

香港有不少廠家在內地設廠,他們無可避免會受到貿易戰的影響,成本上升。食品業方面,雖然香港大豆主要由加拿大進口,但美國大豆成本上升,國內亦會轉而尋求其他國家的大豆供應,刺激價格上升。

此外,貿易戰對金融市場的影響,顯而易見。自從戰幔在 2018 年初揭開,恆生指數下跌 6%。貿易成本上升,亦會影響銀行借貸和銀根。在 2017 年第三季,香港銀行與內地相關的貸款為 4.07 萬億港元,佔總貸款額 40%。隨著各地資金流減慢,絕對可能影響還款的時間和份額。隨之而來,金融市場不景氣,集資活動減少,而美國成本上升,通漲重臨,加息步伐加快,本港亦會被迫跟隨,甚至會影響樓市。

由此可見,覆巢之下無完卵,香港若要求生,必須全力支援國家,戰勝這一場貿易戰。香港雖然細小,但卻靈活多變,可以發揮奇兵的功效。

首先,香港可以考慮廢除聯系匯率,改與一籃子貨幣掛勾,擺脫對美元的依賴,反正香港最大的貿易伙伴已經是祖國,不再是美國,香港經濟與內地的關係更緊密,將港元的匯率改革,港元幣值可以跟隨香港經濟周期調節,更有利於香港的經濟發展、社會民生。

其次,香港應在考慮自身條件之後,研究跟隨國家的反制措施,向部份美國貨品徵收關稅。此舉雖然與香港提倡自由貿易的理念稍有違背,但面對毒如蛇蠍、喪心病狂的特朗普,再談仁義道德,就太迂腐了。雖然香港的反制措施未必收效很大,但可以向特朗普以至世界表明,香港堅定不移地支持國家。此是大是大非立場問題,不可含糊。

第三,香港亦應把握機會,開拓更多新市場。美國既然想做孤島,那就由它自便。香港 2017 年與東盟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便是一好例子。接下來香港更有大灣區的機遇,應該爭取更快融入,壯大香港的經濟實力。勿忘配合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開拓更多元化的市場,就是對國家最好的支持,對特朗普最大的打擊。

最後,特朗普是在爭議聲中上台的,種種證據顯示其後台另有其人。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議程,志在擾亂世界秩序。美國民眾以至商界,對於其啟動貿易戰,亦不以為然。香港的民間、商界與美國亦有很多交流,應該尋求他們的支持,反對特朗普不文明的做法和政策。美國中期選舉在即,世界人民應團結一致,各盡其能,呼籲美國人民投票反對共和黨,制止其對人類社會的禍害。

  • 高達, 肉食界識途老馬, 人生格言: 「波馬照我茶煙飯, 一隻靚股養全家; 平生愛讀遊俠傳, 到死盡識綺蘿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