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中國製造 2025 本身注定不能實現》

很多人都說美國要打擊「中國製造 2025」。

仔細看「2025」的方案你會發現,其實沒有任何重點,所有方向都要「2025」,要強大,要超越,要(你自己填)。

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中國作為一個相對西方仍落後的工業國,要實現超越,就必須在少數關鍵項目投入巨量資源,不問回報,加速工業換代。

此話怎說?現時最尖端的工業產品,除少數例外(特別是軟件範疇),並不是應用了什麼神秘的不可告人的獨門科學發現或遠古知識,而是人家的工業累積使工業的精度達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定規模,於是製品就上來了。目前中國不得不依賴西方的產品,中國全部知道製造原理,但就是造不出來。

要趕上,就要突破市場規律,用政權力量加速換代,用一毫米精度的機器造一微米精度的,如此造上去。這就是所謂工業升級,是可以主動實現的。具體如何造就是工業技術範疇了。

那麼,「2025」如果真的想在任何方向都突破,實際上就不可能產生任何突破,你沒有無限金錢,你還新常態,豈有能力在任何方向都推動工業升級。

私以為,「2025」就和一帶一路等等的口號一樣,是對內畫餅的手段。

不要以為中國因為美國貿易戰才陷入危機。即使沒有貿易戰,中國對美、對西方的出口經濟模式,實際上和西方結成一體,經濟增長仰賴西方的購買力,而西方的已發展經濟體,長期增長緩慢,本來就逐漸形成中國出口的天花板。當年中國自詡增長如何驚人,實際上就是加速邁向這個天花板。即使沒有貿易戰,沒有二零零八金融危機,西方的購買力也不會繼續暴漲的,所以這個天花板早晚來臨。

當天花板來臨,在這個體系下,中國對外貿易是滿足不到整十三億人民的現代化需要的。歐美自己國內都很多窮人呢。然而,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再實現均富,是這個政權的承諾,是社會主義國體的根本。不管社會主義革命和改造有多少不公,畢竟絕大多數中國人受益,擺脫了一窮二白的中古社會狀態,幾億人首次相信,未來不再是簡單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循環,而是進步,可以求溫飽,繼而樓上樓下電燈電話。人民擁護社會主義,所以相信政權的承諾,但承諾也是繼續擁護的前提。改革開放三十幾年,十三億人始終相信有一天也輪到自己富起來。

如果實現不了承諾,如果城市人最終變成國際資本主義體系的中游、七億農民成為最下游的奴工,成為停滯的已發展經濟體的底層,那北京政權是保不住的,至少執政合法性會被嚴重挑戰。別忘記,那些年課本還教我們國家是階級統治的工具而已,造反有理,教我們如何推翻政府,比香港左膠還左膠,而那一代人還有很長日子;雖然現在不這樣教了,但新一代又是互聯網原居民,先天的反權威。

共產黨和先富起來的人已經合體了。若要實現均富,就即是共產黨的自我革命,革自己的命,就像當年文革打倒剛剛萌生的紅色貴族的初衷一樣。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畫餅。畫餅就是續命,「歷史的問題留給下一代解決」,或者「明天會更好」的故作高深版本而已。

一帶一路也是,其實中國早就有上合組織框架、東盟 N+1 框架,要發展世界島縱深的話,慢慢來就是,高調宣傳一帶一路,一點意思都沒有,大家都做過去一直做的工作,只是套了響亮的名字,只有外行人(即是百姓)覺得我兔威武,星辰大海。這樣做只是給美國打擊的口實,如果不是為了對內畫餅,完全沒必要。

不是說中國不用產業升級,不用開拓亞非拉市場,也並不是說中國的努力是假的,而是說,今日政治舞台上華而不實的主角呼叫八股口號的幕後,是默默耕耘的前線人員,如果他們真按舞台上的劇情來演出,將一事無成,演戲真是演戲而已,可是台下卻很哄動。從台上、台下、幕後的割裂,可以感受政權的壓力不僅來自、不主要來自外部。明白這一點,就明白中國未來的走向了。

  • Omena,甘希文,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