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政府發表聲明鬧兩句,有實用咩?》

保安局宣佈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後,外國記者協會(FCC)食住個勢,跑去邀請民族黨發言人陳浩天發表演講,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要求對方取消活動,則遭到 FCC 拒絕,最終惹來早已升上神檯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炮轟,建制派寫手和一眾藍絲亦空群而出,要求政府收回 FCC 在中環所租用的會址。

撰文之時,演說已經結束,政府則循例發一個聲明,對 FCC 邀請鼓吹港獨的講者在午餐會上演講「深表遺憾」,又强調宣揚港獨違反《基本法》,言論自由不是絕對,需要依法行使。不過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基本法》只是憲制性文件,沒有列明人們提出一些不符《基本法》的主張,將會遭受什麼刑罰。換句話說,說一個人的主張違反《基本法》,根本是無實用。

政府只有話他的言論涉嫌違反本地某一條法例,將有可能遭受什麼刑罰,然後由警方執法,由律政司提訴,才能真正打擊煽惑港獨的言論。否則,所謂言論自由須依法行使,只不過是一句空話。問題返來了,為何政府過往各個反對港獨的聲明裡,一直沒提及具體的本地法律條文?究竟是沒有?還是有但是不提?

如果不提的原因,是因為政府其實無法可執,根本沒有具體的本地法律,可以懲治煽惑分裂國家的言行,那便是某些北京官員所說的「法律缺位」。如香港真是存在打擊港獨的法律缺位,港府真正要做的事情,便不是發表一些講完得個桔的聲明,而是完成廿三條立法,填補現時的法律漏洞。

當然,我們偉大的特首林鄭月娥,一天到晚都話廿三條未有所謂的「立法環境」,而不是看立法逼切性。劉信講過很多次,廿三條立法只需簡單多數通過,不需立法會三份二議席的贊成,而建制派明明佔了過半議席,即是政府肯推廿三條,而又無建制派倒戈的話,根本不存在所謂的「立法環境」問題。

由此可見,奶媽一日到晚強調的所謂「立法環境」,只有兩個可能:一、她認為建制派有人會因為選舉考慮,或者受輿論壓力影響,在廿三條立法時倒戈,使贊成人數不能過半,但她不敢明言,只好包裝成「立法環境」不合適;二、奶媽珍惜羽毛,知道廿三條是盪手山芋,處理不慎會惹來民望急跌,而她又認為民望低不利連任,所以用「立法環境」做藉口。

如果是建制派有人擔心,立法可能影響選情的話,政府便很大機會等到過了 2019 的區選選舉年,以及 2020 的立法會選舉年後,才開始展開立法工作。如果是奶媽為了自己的連任盤算的話,她便可能會一直拖到連任成功後,先至啟動廿三條立法工作。當然,北京會否任奶媽拖到 2022 年才立法,又會否用廿三條立法,作為支持她角逐連任的條件,則是另一個課題。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的所有說法,都是建基在香港存在打擊港獨的法律缺位之上。然而,香港的現行法例,真是沒條文能夠懲治煽惑港獨之人乎?奶媽手下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上年不是說過,鼓吹「港獨」可能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罪嘛?現在陳浩天已公開宣揚港獨了,為何政府今次的聲明隻字不提「煽動意圖」罪?是條文不可用,是可用但是律政司不想用,答案可能只有奶媽才知道。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