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居住以外,仍需要更多土地》

除了住屋牽涉土地問題,其實不少生活需要都因為缺地而引發大家不滿。生活壓力大,因為供樓負擔重;創業難,因為租金成本貴;就連平常不過的公園、休息性愛地方都缺,食飯都要排長龍,因為公共空間少,私人空間就更少;人老了安老醫療設施擠迫,因為興建醫院增加床位的地都無 ……

房屋委員會公布最新公屋申請數目和平均輪候時間,在 2018 年 6 月底,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又再延長,要等 5.3 年。香港連續八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買樓城市,家庭平均須花 19.4 年收入,不吃不喝,才可購得私樓。接近二十一萬人瑟縮於九萬多個劏房,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僅得 56.5 平方呎。

團結香港基金早前發表「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建議在坪洲、交椅洲、喜靈洲和周公島之間建成大型人工島,計劃開發成二千二百公頃的大規模土地,即相當於一百一十個維園,或香港已發展土地總面積 8%。基金會建議新開闢的土地的三成為住宅用途,其中七成建成公營房屋(公屋及居屋)、三成為私樓,提供二十五至四十萬個住宅單位,容納七十至一百一十萬人口。

團結香港基金提出較政府更激進的填海計劃,難言全沒有政治盤算,但即便有所計算,計劃都可為本港帶來大量土地,令現時「造地難」的困境出現轉機,但基金會必須向公眾釐清幾大問題。

首先,談到填海,公眾一般都擔心對環境的影響。基金會選擇與中華白海豚距離較遠的中部水域,又邀請幾間世界知名的顧問公司設計緩衝水域,予人感覺計劃非如電玩模擬城市純「吹水」,可是,是否能夠紓緩社會對環保問題的顧慮,仍需時證明,基金會亦要多提出證據來證明方案切實可行。

其次,有指該研究高估了未來人口增長,基金副總幹事黃元山已指,現時居住環境擠逼,即使人口未如預期,此方案亦可以減少香港的人均密度。這個講法不無道理。反而基金會要提出理據的是,證明大幅增加土地是否簡單地等於地價及樓價的下調,尤其是,如此大的項目必定分階段落成,若果進度緩慢,又或者讓發展商把臨海靚地囤積居奇,再善價而沽,答案就不一定。基金會在這問題上絕不能含糊,否則勢必難以爭取市民支持。

在政府推行土地大辯論期間,不少關注土地發展的民間團體都把社會注意力集中於收回高爾夫球場及收回棕地的建議。即使爭議聲大,民意都普遍支持盡快善用這些土地,這一定程度上反映市民不滿社會權貴長期壟斷資源。然而,即便不反對收回高球場、棕地等,大家都應明白單憑這些「東拼西湊」的土地,較難發展出具質素的社區。一些長遠土地規劃不能因為要落實短期解困措拖便束之高閣。既然大家都希望住大啲,餐廳可以坐闊啲,公園大啲,醫院床位多啲,無理由到要增加土地時,又拖慢步伐。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