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從無風無浪到大風大浪》

過去許多年,港鐵興建新鐵路所採取的模式是自負盈虧,自己籌錢興建。興建鐵路所需要的資金太過龐大,單靠地鐵落成後經營的賣票收入,肯定無法支付龐大的鐵路興建成本,因此,從港英政府開始,就以土地發展權來支持鐵路興建成本,方法是每一次興建鐵路時,港鐵同時取得地鐵站上蓋的土地發展權。政府如此做的目的,是想繞過立法會,讓港鐵可以自負盈虧,不必到立法會要求撥款。

香港土地有價,因此,長期以來這個方式運行得很好。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香港特區政府決定讓港鐵上市,讓股民分享港鐵的利潤。當時港鐵上市價是 8.88 元,以今日的股價來計算,升值的幅度還算不錯,投資界已經把港鐵這隻股票劃為地產股,因為多年來港鐵的主要利潤是來自地鐵站上蓋的土地發展。港鐵也長期成為股民的愛股,算是穩健的收息股。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數年前港鐵興建高鐵和沙中線時,竟然不延用過去的方式,不再自行興建然後取得土地發展權,而是百份百由特區政府出資,所需要的錢由立法會撥款,車站上蓋土地則直接由政府處理,可以直接招標、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處理,總之興建鐵路所需的錢與港鐵毫無關係,車站上的土地也與港鐵毫無關係,港鐵只是協助特區政府興建鐵路。

很有趣,或者是有什麼特別原因,當港鐵一改變發展模式,當特區政府得為新鐵路負擔興建費用後,問題就接二連三出現,這包括:有人反對興建高鐵、高鐵超支、沙中線工程出問題、也肯定會超支、現時金鐘站工程更被叫停…… 這種種問題,在過去港鐵自己負責興建鐵路時,從未發生。

簡單的說,過去港鐵興建新鐵路,不必到立法會拿錢,萬事大吉,無風無浪;一旦要到立法會拿錢,則萬事不順,大風大浪。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