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

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早前在報章撰文,指《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沒有現實意義,與去年外交部發言人一致。當然,《中英聯合聲明》不是《基本法》,不會每次搬出來奉為聖旨。問題是,《中英聯合聲明》真的是歷史文件嗎?

北京政府認為《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主要是因為《基本法》已將《中英聯合聲明》明文化,成為小憲法的根基,因此《中英聯合聲明》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只需要根據《基本法》於本地行事便可。不過,現時外國對香港的政策,包括英國現時對香港的 BNO 護照政策,以至美國的《香港關係法》,都是建基於《中英聯合聲明》而非《基本法》,因此假如《中英聯合聲明》已是歷史文件,其他國家政策就不應存在,或需要修改政策建構新的根本。

一直以來,不論英國的報告或是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報告,除了批評香港言論自由受損與民主進程緩慢外,他們大體的結論均指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就算是 2014 年發生佔領行動,他們也得出跟民主派大為不同的見解。當然,他們知道假如報告寫得一國兩制運作差,又或是其他負面的評價,他們就需要大幅修改政策,對本身的經貿和外交政策造成重大影響,對現時已經大為緊張的國際形勢亦添煩添亂,他們根本不要擔當起這個罪名。若負面的報告意味《中英聯合聲明》遭到違約,最終極有可能引發嚴重的外交風波,對當下的香港狀況只有弊處而無利益。

從現實外交而言,《中英聯合聲明》並不是歷史文件,仍影響住不同國家的對港政策,可是受制於國際的實際形勢,暫時沒需要擔心有國家會利用《中英聯合聲明》作政治方面的大動作。始終,外交政策都是因勢利導。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