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港式卸責:上手乜乜乜》

香港工程醜聞不斷,確實可見香港崩壞。當然,香港崩壞,絕非一日之事。

每當出事,要問責,就無人問責,或者假問責,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小罵大幫忙,又或者送錢走人,根本不成懲罰。這變相獎勵欺上瞞下,做錯事死撐。

香港有一種好神奇的死撐方式,為自己開脫。由普羅打工仔,到高官前特首都愛用,就是:「上手乜乜乜。」

有錯?上手甩漏,嗱,我來孭鑊,來補救喇。

經典例子有:梁振英上任不久,數落前朝,指前屆特區政府無所作為,稱要改變有關思維,要適度有為,又提起八萬五。

大家都應記得,始作俑者就是當年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本尊是也。行政會議為行政長官作決策,召集人至關重要,左右大局,他竟公然擘大眼講大話,打倒昨日的我,狠刮自己一巴。

老董時代,又常說問題棘手,要大展拳腳有所困難,原因呢?當年徐四民曾憲梓等親共大砲,最愛說:這是港英時期留下的炸彈,大花筒敗香港家業云云。

先不論英治時代家業與中共有多少關連,再不論英國為香港政府賺多少,老實說,下下集中講上一手做錯甚麼,而不講解決方法,於事無補吧?英治時期,何曾有港督說,是清朝/民國/日本的錯啊,不關我事?

當然,如果作為普通打工仔,番工等放工只期望去旅行,在新上任/上手離開/接新項目後出事,常說「上手無 Handover 好」、「上手得罪左個客,所以我好努力啦」、「上手無做到,我已經盡力補救」、「上手做好,所以今年我地要更多 Budget」… 那還情有可原;但作為管治團隊,下下推搪,就算不講道德,道理上也說不過吧?

由港豬噢大橋,到三跑,到沙中線及快將出事的高鐵,多少官繼續你推我避,逃避責任到 2046?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