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一帶一路,未見其利,先惹圍堵》

現時中國面臨的貿易戰,其實只是美國一系列圍堵中國策略的一環,其他政策包括與歐盟、日本及東盟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及訂立《台灣旅行法》等,均是旨在拉攏各國,組成准同盟,孤立中國。美國之所以改變對華政策方針,由接觸(engagement)轉為圍堵(containment),源於中國罔顧地緣政治形勢,高調提倡「一帶一路」,令美國擔心中國意圖令東南亞及中亞地區變成其後花園,欲成為亞太區的區域霸權,故美國須及時以各種策略圍堵中國。

美國對華政策討論,一直以來分開接觸及圍堵兩大主張。支持接觸者認為,美國應幫助中國加入國際社會,令它透過積極參與國際組織,與美國共同分擔全球管治的責任,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自中國於 2000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起,至 2017 年,此派一直佔上風。究其原因,在於若中國與美國能真正成為中美共同體(Chinamerica),不但有助鞏固美國一手創立的自由主義世界秩序(Liberal World Order),更可為美國製造大量廉價的消費品,及提供龐大的投資機會,促進美國的經濟繁榮。

至於以軍方及國務院鷹派為主的圍堵派,則主張應效法美國當年對蘇聯的政策,與中國週邊國家結盟,及在中國鄰近地區駐軍,藉此孤立中國,將中國的影響力縮窄於第一島鏈(firstline chain)內,以防中國於亞太地區稱霸。由於此主張會引致龐大的軍事開支,加上美中交惡勢會危及國際秩序,及影響全球經濟,故其影響力一直不及接觸派。多年來,圍堵派及與其相關傳媒,不斷試圖製造中國威脅論,以呼應其主張。然而,因中國政府一直奉行鄧小平提出的「韜光養晦」原則,圍堵派始終無法找不到中國欲稱霸亞太的實質證據。故此,即使喬治布殊及奧巴馬政府均有採納部份圍堵派提出的建議,如以重返亞洲(Pivotto Asia)戰略牽制中國,但美國政府從未有意全面阻遏中國崛起。

直至「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倡,才令形勢逆轉。

一帶一路的兩個主要走向,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分別觸犯了兩大地緣政治禁忌,令各國震動。首先,地緣政治學有所謂世界島的說法,世界島即歐洲、亞洲及非洲組成的歐亞非大陸,世界島包含了全球最大、人口最多及最富庶的地區,是世界的中心,而世界島的中央,則是東起長江西至伏爾加河、南起喜馬拉雅山脈北到北極的區域,稱之為心臟地帶。該理論指,任何強權若能控制心臟地帶,即可控制世界島;任何強權能控制世界島,即可控制世界。絲綢之路經濟帶所經之處,正正是心臟地帶所在之地。因此,美國外交官員及國際關係學者均擔心,中國會藉助「一帶」沿路國家發展基建,增加中國於中亞地區的影響力,並將此地區變成自己的勢力範圍,從而能控制此世界島的心臟地帶。

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則途經全球最重要的航道,全球有約 40% 的海上貨運,均經過「一路」所屬區域。若中國能透過「一路」戰略,控制該航道,便能掌控全球 40% 的海運。中國之前已率先透過資助斯里蘭卡政府興建漢班托塔港,換取斯里蘭卡政府租借此港口予中國九十九年,令中國政府可在該港口建立軍港。近期,中國政府又欲以相同的方法,奪得緬甸皎漂港的營運權。當中國能同時在皎漂港及漢班托塔港上興建軍港,即表示中國已於孟加拉灣的東西兩面各設一個堡壘,牢牢地掌握此南亞地區的重要航道。上述事件令美國更相信,「一路」的背後,隱藏著巨大的陰謀。況且,保持世界航道自由通行,是美國其中一個重要國策,故有必要防微杜漸,制止中國以「一路」戰略,阻礙印度洋及南中國海的正常海運。

特朗普本身並不熱衷於圍堵中國,故他上任之初,不但沒有制定任何針對中國的新措施,反而退出以圍堵中國為終極目標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及不再繼續執行重返亞洲政策。然而,當習近平高調推廣「一帶一路」戰略,並於 2017 年 5 月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特朗普政府才驚覺「一帶一路」或會改變地緣政治格局,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因此,特朗普才會聽從圍堵派智囊的建議,推出一系列圍堵中國的策略。

其實,世界各國均明白中國面對產能過剩的問題,須透過輸出包括高鐵在內等各種基建技術去解決。之前中國公司於非洲大搞基建項目,除被西方傳媒譏為「新殖民主義」,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並無阻止。然而,「一帶一路」戰略過於宏大,確有顛覆現今地緣政治格局之虞,終引致美國傾力圍堵。唯今之計,中國政府只有改弦易轍,不再提倡一些似是「有所作為」,實質有損中國長遠利益的大戰略,應回歸鄧小平提出的「韜光養晦」外交策略,以低調及實事求是的方式,制訂有利中國長遠發展的外交政策。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