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林鄭自回歸慶典後轉軚?》

特首林鄭月娥女士自本年度回歸慶典之後,無論在房屋政策及處理港獨問題上,都漸見積極。

在房屋問題上,不僅決定「居屋打折」,即終於正式與市價脫勾,還打算在「土地大辯論」還沒有完結之時,便趕在十月的施政報告裡討論填海造地的事宜。

林鄭本以「大和解」為口號,有著一種「消極不干預」的施政理念,為何回歸慶典之後,忽然又變得積極,來一個「急轉灣」?

重溫早前林鄭在土地問題上的施政

林鄭在競選特首期間,已開宗明義說明,香港不是沒有土地。可是,她自上任後,卻遲遲沒有提出任何具體解決房屋及覓地問題的方案。她還反過來以「土地大辯論」施以「拖字訣」,藉營造社會共識為名,以討論代替施政為實,如今已拖延了一年有多。

值得一提的是,「土地大辯論」列出十八個選項,偏偏最可行的填海造地和發展郊野公園,卻都放到十年開外的「中長遠策略」,即短期內絕不可行。如此一來,即以「短期方案」來說,就只有政府乞求地產商發展手上農地,以公私營方式合作最為可行。換句話來說,即政府打算把發展房屋的主導權,都拱手讓予發展商了。

自開埠以來,港英政府都是填海先行,只有大量填海,才可以「打開缺口」。否則,發展商手上的農地,只會善價而沽,越賣越貴。這個簡單道理,大家又怎會不明白?但林鄭偏偏反其道而行。

此外,「土地大辯論」更是鬼影處處。當大家討論「填海造地」之時,居然有人提出「填水塘」。淡水資源十分珍貴,又豈能輕易捨棄?當我們建議發展郊野公園之際,卻有人站出來要遷拆哥爾夫球場。輿論甚至認為,似乎任何造地建議也要擱下,先拆了那哥爾夫球場再算。如此挑撥離間,製造矛盾的手段雖不甚高明,但也為香港添煩添亂。

按原定計劃,「土地大辯論」的總結報告,至少要到本年度年底才會交予政府,即由林鄭上任起計,擺明車馬的拖延十八個月。及後,政府收到報告後,又要正式作內部討論,才能制定政策,短則數月,長則又可能要一年,這「拖字訣」是擺明車馬的。

林鄭和泛民大和解,一直冷處理港獨

另一方面,林鄭上任起,一直與泛民眉來眼去而冷待建制派。在象徵式的行為中,林鄭捐了三萬元予泛民黨派後,但至今也沒有向建制派捐錢。正因為林鄭做政務官時,需要替政府與泛民斡旋,不排除與泛民感情較佳。在她心目中,建制派一直都是支持政府的,又何須討好他們呢?

如此厚此薄彼,才會間接使建制派在純本港民生議題上倒戈。預算案一役,足見林鄭的「理財新哲學」,不過是「AO 守財奴之進階版」,凡事以便利公務員的行政為先,且運用過多盈餘時,仍是十分吝嗇,限制多多。建制派便伺機一改常態,還反過來一起逼迫政府,要政府藏富於民。

另一方面,本年度補選的日期也明顯不利建制派。此外,與港獨及台獨勢力有交往的姚松炎與區諾軒,甚至被傳媒揭發,算是曾發表支持港獨的言論,或出席過相關的活動,居然仍能順利參選。其中,區諾軒更當上立法會議員。

此外,有大學生展示港獨標語,戴耀廷還跑去台灣倡議港獨,林鄭也只是走出來,輕輕的表態反對而已,整個政府並沒有任何實質有效的措施去遏止「港獨」蔓延。有趣的是,各大院校的校長,有的起初本來態度十分強硬;一段時間後,居然立場「軟化」起來,是否有難言之隱呢?

張曉明的「一笑置之」之後

林鄭在本年度六月底見過重要的中央官員,且在回歸慶典後,忽然向傳媒「爆料」,說有傳言指她調控樓市的六招太辣,亦把謠言轉告張曉明先生。張曉明則以「一笑置之」作為回應。

她「爆料」之前,坊間鮮有此謠言,因此不排除這是子虛烏有。林鄭在公開場合這樣說,似乎帶有一種訊息,就是香港政府或本港地產商等,都認為這六招調控措施已屬「非常辣」,並轉告中央政府。張曉明的「一笑置之」又是什麼意思呢?即對中央來說,林鄭的施政力度,根本不夠辣。簡單一點來說,即「不收貨」是也。

因此,林鄭回港後,即宣佈在施政報告裡,會加入「填海造地」一項。這個打算明顯是突如其來的,與之前「土地大辯論」的部署完全不符,亦打亂了政府早前的盤算。此外,在處理港獨團體的範疇裡,警方終於打算取締「香港民族黨」。在外國記者會事件上,林鄭亦表態反對。

總的來說,林鄭對填海造地的具體方案上,仍沒有流露半點風聲,對港獨的立場亦始終不算強硬,但以香港政府作為一個整體來看,明顯比過去一年較積極。嚴格上來說,是忽然積極起來才對。

是林鄭下的棋?還是漸漸被架空?

有某些評論認為,這是林鄭下的一盤棋,表面上是「大和解」,且一直表現得軟弱,但實際上卻是步步進逼,足見她的政治智慧,是大將之才,可見她絕非只是一個「能吏」云云。

筆者認為,如果林鄭早有「填海造地」的決心,當初又何必搞一個「土地大辯論」出來綁著自己的手腳?既然現在要「填海造地」了,又為何仍要等到十月份的施政報告,具體方案連丁點風聲也沒有?如果林鄭真的打算大規模造地,又怎會由「團結香港基金」帶頭倡議在香港島和大嶼山一帶填海,提供一個可供過百萬人居住的土地?甚至忽然葉劉又提出,如果由港府填海,所需的時間太久,討論及審批程序太繁,成本太貴,乾脆建議由中國政府在香港水域以外填海造地,完成後才把區域劃給香港。為何大家都越俎代庖了?

在打擊港獨一事上,刻下只是由警方負責取締香港民族黨的工作,聲明甚至乎由警方先發。而且,在反對港獨的議題上,林鄭向來不算強硬。反而,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卻多次公開撰文和發言,大力反對港獨。此外,林鄭在外國記者會事件的發言上,似乎只是發表過就算,且在風頭火勢之下,近日忽然又撩起早已纏擾多月的港鐵工程問題,是否有轉移視線之嫌?反而梁先生卻連發六篇文章大力評擊。是否有最高層認為,林鄭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太過模凌兩可,無法代表中央,才特地要全國政協副主席出手?

當然,我們無法確知這是林鄭下的棋,還是她已漸漸被架空。但有趣的是,數月前,林鄭曾忽然走出來「澄清」,說律政司仍未打算終止對梁振英先生的調查。這一句說話,皮裡陽秋,甚至乎大有脅逼的味道,實是不懷好意。由此可見,林鄭不可能是什麼 CY 2.0,不僅施政理念不符,甚至乎大有矛盾。

由林鄭施政的一年來看,在她眼裡,梁先生對港獨的強硬和對覓地建屋的急切,她不見得很認同,至少完全否定其手法。可是,梁先生的施政,卻明顯得到中央的支持。如此一來,林鄭與中央政府在大方向及施政上,極可能有分歧。無論如何,她在上任時的不少取態,如今都似乎逐漸被逼「急轉彎」了。

筆者估計,就算林鄭不是慢慢被架空,但她的自由意志也被大幅削弱。一國兩制之下,雖然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香港當權者的施政理念和大方向,也不可能與中央政府南轅北轍。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