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的士突然面口變好了嗎?》

 

屋漏偏逢連夜雨,Uber 交通意外引伸保險問題,本來已夠它們煩,現在更面對滴滴的價格戰,可謂腹背受敵。

面對各地的既得利益壓力,Uber 在各大城市已呈敗象,它們甚至把若干地區的營運權賣給對家 Grab。Uber 最引以為傲的共享概念,也似不敵本地既得利益者,例如,面對台灣的大額罰單,要改跟租車公司合作。這模式一轉,就不再是共享,而是租車公司的 O2O 電召平台,由顛覆既得利益者,改跟既得利益者合作。Uber 的財務狀況不算理想,上市也非良策,股東現階段搵門路 Exit 可能係對創辦人最好的方式,所以 Uber 現階段最好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說回滴滴的價格戰,真有一點 Uber 數年前的影子。除了在台灣擴張遇到挫折外,朋友在大陸跟我說,現在滴滴跟其他叫車公司正玩割喉減價,搶市場佔比,香港也不乏滴滴影子。

上星期五,滴滴推出兩程 100 蚊搭車優惠,殺了 Uber 一個措手不及,連帶滴滴的士司機態度也變好,真奇跡也。成本局限,改變人類行為,網上流傳一個小故事:因為車費不足 100 蚊乘客就等同免費搭車,60 蚊的車程距離跟 95 蚊的距離在顧客眼中無大分別,所以不足 100 蚊車費的司機會態度變好,「好心」跪求不足 100 蚊都「夾口供」講到車程值 100 蚊,讓司機們在滴滴手上多賺一點,但同時客人又無損失。

不過,此優惠一過,司機故態又復萌。尋日試用滴滴,結果又被司機黑面:「早知你過海我就唔兜你啦。」

「嘩,你個 apps 有顯示目的地位置喎。」

「我見街道名以為唔使過海嘛。」

明明自己睇錯地圖都可以賴我,真係本性難移。

站在消費者角度,我不特別喜歡中資,但鼓勵更多競爭,最好不止滴滴攻港,如果 Lyft、Grab 等叫車 apps 都來港大亂鬥,那就妙極。競爭除了推動服務質素改善,如果遇上互相搞割喉價格戰,得益的都係消費者。擔心中資會否出售消費者資料,那是消費者選擇,但選擇的前提是,要有競爭。

我覺得滴滴可以改善的地方很多。Uber 叫車的比例加成是根據 Google 資料、自家叫車內部紀錄,按演算法計出來的。不過,滴滴叫車俾貼士是「對賭」,容易引發 Winner Curse,若唔小心俾多了心裡想支付的價值,試過俾多 50 蚊,等了半個鐘都無人肯接,明明周圍都有車。

至於其他的士死症,不容易解決,但我相信多一點競爭,會略略改善問題。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