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陳帆太囂張了吧》

沙中線紅磡站擴建工程鋼筋被剪短事件,港府召開記者會斥責港鐵在該站的一幅連續牆圖則出現嚴重偏差,又批評港鐵向政府提交的文件前後矛盾,至今未能確定問題原因。當局認為港鐵沙中線管理團隊有不可推卸責任。五名港鐵高層離任,包括行政總裁梁國權提早退休。

港鐵大地震,港府的所謂問責制呢?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竟然說「團隊工作有目共睹」!這位局長太囂張了吧!?

陳帆帶領一眾官員,英明神武指責港鐵管理層失職,正所謂只見別人一根刺,不見自己眼前樑,當被問到有否官員要承擔責任下台,他竟說監察機制良好,強調即使事件不是傳媒踢爆,相信政府部門驗收時亦會有機制發現。陳帆又指,明白市民對官員監察港鐵有期望,政府團隊知悉事件後已立即跟進,團隊工作有目共睹,市民可自行判斷。

如果監察機制良好,就應該在施工過程中便發現問題;如果監察機制良好,事件中的中科公司就不會一直下情不能上達,投訴都擔心被告上法庭;如果真的有監察,承建商禮頓又去了哪兒?局長,市民對整個監管機制真是有目共睹的:爛!

港鐵管理層需負責,無錯!但政府官員作為納稅人最後的守門人,如今工程不停出現亂子,總不能一句「港鐵董事局及官員不知情」而不了了之。

鄭汝樺、張炳良到陳帆,港鐵多條路線先後出問題,而幾位官員一脈相承無須被問責,反映問責制已變成虛偽的圖騰。上周才撰文指出,張炳良早前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說,設立政治問責制後,當有事發生時,社會就有聲音要求官員引咎辭職或「人頭落地」,而他認為這是很消極的看法,他歸咎於目前政治制度令政府認受性低,又無「執政黨」,令問責官員推行政策時更顯困難。這種想法,何其無政治敏感度,話口未完,陳帆完美示範如何造成問責官員的民望低。

何解官員欠政治能量?不單是有否落實民選制度,而是,政府有無良好管治?有無理順問責官員與公務員的關係?當一個龐大基建起動時,各掌控專業技術的署長扮演微觀的監察角色,而局長在過程中應是超然、掌控全局的人物。

如今事實是,局長在傳媒踢爆後才知悉事件,知道後無力要求禮頓等涉事人出來面對公眾,事情全面失控後,還想出來拿個尾彩,一句道歉都無,撿了個口舌便宜。「良好」與「管治」,局長連後者都未做到。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