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政治現實下,離岸填海是 Best deal》

近月的土地大辯論,坊間爭拗最激烈的選項之一是填海。填海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的土地供應來源,中環的金融中心、多個新市鎮、公屋屋邨,均是座落在填海地段。但自回歸前後,社會對保護環境及城市景觀的意識日增、《保護維港條例》立法、加上特區政府弱勢或無為,填海工程糾結於研究、諮詢等程序,遲遲未能上馬,造成今日土地不足、各類設施搶地的惡果。就著政府在《2030+》提出的「5+1」填海選址,可以預見近岸的五個項目因政治因素只會持續糾纏不休,唯有在交椅洲附近的「東大嶼都會」計劃有望盡快上馬,一舉製造大片平坦土地,並完善全港交通網絡及商業中心區(CBD)的佈局。

5+1 填海選址,即五個近岸選址:龍鼓灘、小蠔灣、欣澳、馬料水、青衣西南;一個概念性選址:東大嶼人工島。

 

有樓中產 + 政黨,封殺近岸填海

填海造地本是解決港人住屋擠迫、商業用地無處拓展的治本良方,惟政治現實是政黨因選票考慮、「有樓中產」因樓價考慮,均大力反對近岸填海選址。姑且看在立法會和地區代表星羅棋布的建制第一大黨民建聯,近日高調反對馬料水填海,竟與民主派陣營的工黨同氣連枝,只差沒有連袂去示威。劏房戶飽受貴租、擠迫之苦,惟社會上的「有樓中產」更有議價能力,近岸填海無可避免影響其物業景觀及樓價,他們又豈會輕易妥協?這種 Not in my backyard 的思維,短期內恐怕無排解之法。

 

建東大嶼人工島,一併完善交通網絡

相對而言,離岸填海雖說工程較複雜及造價較高,但今天的工程進步,技術上絕對可行,最重要是掃除阻礙造地的最大的政治障礙。政府在《2030+》報告提出的初步構思是在香港島與大嶼山之間的中部水域、交椅洲一帶填海約一千公頃,打造「東大嶼都會」(圖一、圖二)。中部水域在地理上有兩方面優勢(圖三、圖四),首先是區域布局中處於關鍵位置,能配合未來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帶來的「橋頭經濟」效應,更有利市民往返前海、深圳、珠海、澳門等地,而鄰近機場這個門戶更接通世界各地;另一方面,東大嶼計劃對香港內部的交通規劃亦有裨益,本港目前的交通基建仍呈現「線性」,而非「網狀」,人工島擔當大嶼山至港島中間的「落腳點」,可以建設多一條鐵路或大橋接駁大嶼山及港島,配合即將落成的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貫通全港交通網絡,有助紓緩目前交通堵塞、新界居民每天迫西鐵之苦。

  • 圖一
    o 180808 b3a
  • 圖二
    o 180808 b3d
  • 圖三
    o 180808 b3b
  • 圖四
    o 180808 b3c

 

果斷投資換我城發展空間

離岸填海無疑造價較高,但能省回因政治爭拗而蹉跎的歲月,換取未來二、三十年香港有更多發展空間,依筆者愚見是 best deal,是本小利大的現實選擇。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