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馮檢基「戀棧權位」,李卓人算乜?》

講真,馮檢基退出民協一事,不過是一場茶杯裡的風波,所以劉信本來不多作評論。奇離的是,馮檢基雖是過氣的政壇人物,但是他一有何風吹草動,都一定有人跳出來,大肆批判鞭撻。至於抽插的理由,則是講來講去三幅被,一點新意都沒有,簡直是合埋眼都能夠背出來,聽都聽到厭。

其實,明眼人都會發現,政客之間互相傾軋,套路來來去去只有幾種。面對陣營不同的對手,泛民會罵建制派的人攀附權貴、碌碌無能,建制則會罵泛民的人為反對而反對,有破壞無建設。至於同一陣營,泛民的招式主要有二:一是利用陰謀論抹紅對手,將對方說成是鬼、鎅票;二是誅心論,例如不斷有人話馮檢基戀棧權位,便是典型例子。

更可笑的是,有人竟然煞有介事地撰文,重提馮檢基過去的敗績,從而解釋基哥戀棧權位,「亦屬人之常情」。大佬,你又不是基哥肚裡的蟲,憑乜斷定他戀棧權位呢?若此邏輯成立,劉小麗因為宣誓時玩嘢,結果被法院 DQ 之後,現在又跳出來表明參選,為何不說她戀棧權位呢?任何有意參選、尋求連任的政客,又算不戀棧權位呢?如他們都是戀棧權位的話,為何又不去批評,偏要去罵基哥呢?

說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拿馮檢基的年齡說事,說他已經六十多歲人,已是政壇 Old seafood,所以應該退下來,讓其他後輩上位。正因如此,有些人才要刻意為基哥貼上標籤,指他是什麼「第二代香港人」。究竟這種說法,算不算年齡歧視,我們先按下不表,但是有些人拿馮檢基的年齡說事時,另一遍廂的劉小麗和主流泛民,卻是打算「欽點」李卓人做 Plan B。

這便出現一個很搞笑的現象:馮檢基是六十五歲的「第二代香港人」,在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中,空降新界西失敗,所以他未明確表態不參加今年十一月的補選,便是老而不退;李卓人是六十一歲的「第二代香港人」,同樣在二零一六年立法會新界西選區落敗,劉小麗打算「欽點」他做 Plan B,他又沒明言拒絕,為何又沒有人跳出來,罵他老而不退呢?

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所謂戀棧權位,只不過是一頂誅心論的帽子,一個主流泛民打壓異見的借口﹗劉小麗獲得主流泛民的大老們認可,所以她被 DQ 後再次參選,便是「政治倫理」;青年新政不是主流泛民的同路人,他們便搞一個所謂「初選」,搶奪對方的席位;馮檢基要求今次初選前再搞一次「初選」,無視主流泛民大老的意願,便是戀棧權位;李卓人本來便跟主流泛民的大老相熟,甚至他本身便是大老,所以不會有人咬他。

由此可見,所謂泛民主派,表面上支持民主,實際上信奉專制獨裁。當日政府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提名階段設立提委會投票篩選的機制,他們便說是「欽點」;到了自己要選擇何人代表泛民出戰,便連做場戲、搞個所謂初選投一下票,都不願意做,直接打著「政治倫理」、「共識」的旗號,直接「欽點」小麗和李卓人出選。馮檢基提出異議,不聽泛民大老的話,自然便要被人拿來批鬥了。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