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特朗普不想剪羊毛》

近一段日子,多個新興國家的貨幣和中國的人民幣都大幅貶值,於是傳媒開始出現「美國人在剪羊毛」的論調。「剪羊毛」一詞的典故,始於百年前美國:金融大鱷利用熱錢推高農地價格,吸引大量農民舉債置地,農地價格被炒高形成泡沫,突現間,金融大鱷開始緊縮貸款,農地炒作泡沫爆破,農民破產,於是金融大鱷就趁低價吞食農民的土地。

後來,美國大鱷利用美國政府提供的熱錢,到新興國家投機,炒高土地、房地產價格,製造泡沫,之後美國政府收縮銀根,泡沫爆破,熱錢回流美國,新興國家貨幣貶值,資產價格低落,於是大鱷就擇肥而吃,搞死新興國家。

二零零九年開始,美國搞量化寬鬆,的確創造了大量熱錢,近年來也的確開始收緊銀根,停止買債同時加息,的確吸引大量熱錢回流美國,美元升值。美元升值就意味著多個新興國家的貨幣貶值,而且是大貶值,導致政治社會不穩。

於是,傳媒就開始出現「剪羊毛」的推論。

理論上,「剪羊毛」是美國金融大鱷吞食新興國家的資產。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就是一場明顯的「貨幣狙擊」行動,通過狙擊、沽空而奪取多國人民的資產。是的,「剪羊毛」的過程就是利用美元幣值回升,使國際熱錢回流,來逼使新興國家的資產、貨幣貶值。通過熱錢的流出與回流,就可以將多國人民的資產變成美國人的資產,何樂而不為?但是這一回,特朗普就不高興,反對了。他公開說不希望看到美元幣值上升,也就是說,他不希望金融大鱷「剪羊毛」。

特朗普看到的是,美元升值的代價是美國失去競爭力。一向以來,「剪羊毛」只集中於少數幾個新興國家、較落後的國家,美國從來就不必與這些國家比較競爭力,但是這一回,美元升值,貶值的不單是中國及一些新興國家,而是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過去四個月,美元兌歐元升值 6%,兌日圓升值 7%,兌英鎊升值 8%,兌人民幣升值 10%。

金融大鱷「剪羊毛」重要,還是美國競爭力重要?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