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沒有買辦,只有太監》

香港外國記者會係一個我間中會流連的地方,我曾經在這個場子搞過一個金融政策發布會。兩年前我費了些功夫找到一個 countersign 引薦入會,可惜人太疏懶,遲遲未入表。兩任特首及其爪牙高調批評外國記者會找陳浩天,又把這個外國勢力的基地搬了上台面。港獨乜乜,民族黨又乜乜,現在睇新聞已經覺得 fatigue,見到這類新聞會怕和厭惡。

除了名人飯堂外,不少金融商人都喜歡流連外國記者會。曾和 Altus 的 Arnold 在此地飲酒,我和林炳昌律師也曾在這地午膳,性價比極高,兩個人一百塊左右埋了單,海南雞飯比王迪詩推薦的更正。

這兒是英雄地,是因為外國人很多,不怕講華人是非,而且這兒是中外勢力的均衡交匯地,即使去五星級酒店也會被社團伏擊,但這兒不會,皆因只招待會員,何況除了外國記者之外,外交大使、政要、諜報人員都在此處,要是有哪位大哥亮刃又不好彩剌傷某些外國人,分分鐘可釀成外交危機。

香港就是少了點外國勢力,外交領使館人員已不像以前活躍。以前各國諜報人員網絡人員在此地搵食收風,現在都 cut budget 了。我不是國際關係專業,不過見到世紀「特金會」選址於新加坡,而非香港,心裡都有點戚戚然,有感以前的優勢不再。

以前香港的國家勢力平衡做得好,英國人治下,有限度容許新華社、學友社的中共勢力運作,美國人當然無問題啦,即使其他各國人員,都可在此地搵食交友,把殖民租界內優勢發揮出來。《海賊王》也講四皇實力平衡啦。如果連外國記者會都被人搞,那麼相對安全的地方都不知可以往哪找了。

現在常常講香港是買辦為主,何謂買辦?買辦就是各勢力的代理人、中介或白手套,一起在香港搵食做事求存。霍英東家族是公認的中國買辦,誠哥跟中國關係不差,亦跟英國滙豐大班沈弼有交手。買辦的生存方式係講求勢力平衡下幫各自的老闆做事,以前東家唔打可以打西家,擦鞋不只擦一雙。

可惜買辦的生存模式已不合時宜,因為勢力只向一邊傾斜。做買辦的 Skillsets 要改變一下,鞋只能專心擦一個勢力,直接做太監奴才可能更容易生存。

即使學界都有這個情況,邊個有水,邊個就係老闆,國際關係學者本質上都是中國關係學者。做研究不是只講愛或責任,「係窮啊」。

個個都話「生於亂世」,亂世都可以有識做人的杜月笙,依家年輕人要生存就要做李蓮英。大佬啊,真係會心理不平衡啊。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