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這樣反港獨?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對於外國記者協會(FCC)邀請陳浩天去就港獨話題演講,然後特區政府官員又出來指手畫腳,筆者只想說一句: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首先,特區政府從未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7 月 17 日只是說:「我現在正考慮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是否行使《社團條例》第八條的權力,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正考慮」而已,還沒有禁。

李家超說給二十一天時間申述。當時我就跟朋友說:如果你有證據就直接行動,無證據就不要恐嚇我,法治社會,有申述可以上法庭自辯,這個什麼鬼申述期是多此一舉。

結果,保安局在上個月底就跪低,說申述期限,由二十一天延至兩個月,即以 10 月初為限。如此就等於告訴陳浩天,特區政府是軟腳蟹,怕社會輿論壓力,怕別人說他不公平。

我是陳浩天會如何?當然是進一步增大社會輿論壓力,宣揚我的觀點,到時候我就可以爭取將申述期由二個月延長至二年,再延長至二十年。反正,究竟這件事是維護國家安全還是打壓言論自由?這不是一個黑白分明的非此即彼的問題,再過二千年都說不清。

講真,我不支持港獨,但我在眾多激進派當中,最撐陳浩天。畢竟他從來不跪低,一直都直言港獨,不會像其他偽君子一樣,顧左右而言他。雖然大家都是玩政治,但最起碼玩得有勇氣。

FCC 邀請陳浩天之後,一眾左報又出來口誅筆伐,罵 FCC、罵陳浩天。但我想反問一句:既然愛國人士,一貫都說陳浩天之流是被外國反華勢力支持的,目的就是將香港作為反華基地。正所謂人各有志、各為其主,陳浩天這樣做在人品上又何錯之有呢?相反,你應該回家關起門來拷問:為何自己友「揸流攤」?究竟那個自己友是不是自己友?還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有人說 FCC 雙重標準,明顯針對中國。這怪不得別人。全世界都只有一個標準:實力。挑軟柿子捏是人之常情。德國政府 2016 年取締一個名為「白狼恐怖團」的新納粹組織,英國引用反恐法把一個名為「國家行動」的組織列為恐怖組織,卻不會好像特區政府般斯斯文文給予申述期,還可以延期。日本取締奧姆真理教、中國內地取締法輪功,會不會給當事人施施然、自由自在地申述。再近期一點,西班牙處理加泰羅尼亞的分離勢力,是中央政府直接出手,中央級的法院審判,而不是假手地方政府去處理的。

人家夠硬氣,自然受人尊重;難得你軟趴趴,不玩野都對不起你啦。對陳浩天,我想說一句,雖然你我方向不同,但各為其主,我覺得你是值得尊重的;對特區政府,我只想用張飛長板橋上那一聲呵斥:「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是何故!」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