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尋找阿四》

高永文醫生公開表示,他決定不參加今年 11 月舉行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高醫生解釋說:作為執業醫生,他必須確保病人得到持續的照顧,臨牀工作十分忙碌;同時,他又參加了不少本港和境外的義務工作,如果當了立法會議員,恐怕不能兼顧。

高醫生公私兩忙,眾所周知;不過,六年前他接受任命進入政府做局長的時候,同樣是一名執業醫生,同樣擔負著繁重的義務工作;他當年放得下的,今天怎會放不下?要說當年的高醫生和現在有甚麼分別,就是他現在多了數年的從政經驗,積累了在高官當中鶴立雞群的民望。他今天要做一個稱職的立法會議員,比很多有意參選的人有把握得多。

當然,假若重投政界,高醫生在個人的事業和生活上都要作出犠牲,正如他六年前加入政府要作出犧牲一樣。但他過去多年的表現,證明了他對公共服務有高度熱忱,對政治事務有深切關注。他不會為了個人打算,而放棄參與政治、服務社會的機會吧?那麼,他決定不參加補選的真正原因是甚麼呢?

可能是因為他要面對一個兩難問題,無法解決。

建制派陣營希望在 11 月的補選能夠獲勝,維持建制派在立法會裏的絕對優勢。如果這願望成真,九龍西選區的六個議席,建制派便佔了四席。但這馬上便給建制派帶來一個難題:2020 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建制派陣營憑在九龍西可以取得的選票,不可能保住四個議席;即是說,如果立法會裏有四名建制派的九龍西議員,而他們都要競選連任的話,最少有一人要被淘汰。

對建制派最理想的情況,是有一個「能上能下」的人,在這次補選中成功為建制派贏得九龍西第四個議席,但到換屆時卻自動退下,放棄競選連任。也許有人認為,高醫生正是這第四者 —— 或稱「阿四」—— 的最佳人選。

可是,假設高醫生披甲上陣,有選民問:「你如果勝出,會競選連任嗎?」,他該怎麼回答呢?說「會」,便引起建制派內部矛盾,影響競選團隊的鬥志;說「不會」,便令人覺得他沒有服務社會的誠意,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這個問題,任何有機會贏得補選的建制派人物要考慮參選,都得面對。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