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貿易戰中,美國的真正盤算是什麼?》

一直以來,貿易戰絕不是因特朗普興起的「個人行為」,而是美國中長期策略之一,用意是一定程度上,重建美國本土的製造業,並且遏止其他國家的發展,中國算是美國銳意打擊的對象之一。那麼,除了這中長期策略之外,美國在貿易談判上,經常反口覆舌,到底有什麼盤算呢?

美國有意製造矛盾,直接干涉中國內政

美國在貿易談判上的立場搖擺不定,先是「獅子開大口」,中國「著地還錢」後,甚至表示贊同,卻在短時間內反口,並正式向中國開戰。近來,美國一直「放風」議和,但言猶在耳,又打算把關稅由 10% 提高至 25%,並揚言加大力度,如此反口覆舌,到底意欲何為?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有政府官員不只一次的在貿易戰和美朝會議上,點名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認為他破壞中美關係,事態並不尋常。特朗普團隊認為,中國貿易談判官員確有達成協議之誠意,但習近平是真正的障礙。另一說,是美國總統不滿習主席在美朝峰會上「搞破壞」,使會面差點「流產」。據美國消息指,習近平的諸般強硬行為,讓特朗普不滿,使他鐵下心腸在貿易戰上出狠招。

換句話來說,美國的意思,即是刻下貿易戰無法達成共識的唯一原因,正是因為習主席一人。美國的諸般不合理之回應及條款,皆由習主席一人引起。這個訊息的潛台詞自然是:只要習主席一去,美國在談判桌上,將會回復理性。

這招是明顯不過、古已有之的「反間計」。在現實世界裡,「反間計」總是把虛假訊息夾雜著部份事實一起傳出來,教人無法分辨其真偽,並有效地牽起了對方陣營裡不同利益集團之爭拗。

最差勁的「反間計」,也會有一定效力

舉一個例子,在《三國演義》「周瑜夜戲蔣幹,曹操怒斬蔡瑁」的一節裡,周瑜偽造蔡瑁和張允串謀造反的書信,並設局使蔣幹輕易盜得,再做了一場「大戲」,使曹操以為蔡瑁和張允果真造反,並把之斬首。

若把小說內容豐富,加入細節,蔣幹縱然被人蒙蔽一時,其背後勢力,亦不可能不知道當中的詭計,但或許仍會要他找曹操告狀,其一,是曹操麾下,肯定有不只一個「山頭」,至少曹操帶來的北方原班人馬,與蔡瑁和張允等水師,肯定屬兩幫,騎兵和水師素有矛盾,雙方甚至欲除之而後快。其次,蔡瑁和張允不屬曹操嫡系,卻走在最前線,掌全軍之安危,萬一作反,曹操全軍確有滅頂之虞。

曹操中了「反間計」,已立時醒悟,小說裡是這樣記載的:「蔡,張二人不知其意,驚慌不能回答。操喝武士推出斬之。須臾,獻頭帳下,操方省悟曰:『吾中計矣!』」

千百年後,滿清皇太極施「反間計」,使明朝袁崇煥下獄,崇禎皇帝審問了八、九個月,才把袁崇煥處死。可見,崇禎皇帝有充足的時間,不可能不知這是皇太極的「反間計」,不可能「吾中計矣」,但既然他與袁崇煥有很深的矛盾,信他不過,便順勢把之除掉了。

美國所使出的「反間計」雖然十分幼稚,但卻未必無效。任何政府或團體也會有內部矛盾,或有不同理念的人士,求同存異下合作起來。敵方使出「反間計」,無論如何,也會產生一定的作用。美國在貿易戰上反口覆舌,卻把問題推卻給習主席一人,用意十分明顯。

矛盾的假象,亦可影響大局

作為老百姓,我們無法及時得知朝廷軍機之事,只能從報章雜誌中猜測。自從美國「放風」針對習主席一人以來,坊間傳出不少真假難分的謠言,使一些人確信,中國政府內部確實有一些微妙的變化。

例如,在習主席出訪之前,便有報道說習主席恐怕無法順利出門。出訪後,又說他未必能輕易回國。直到習主席回國,又說劉鶴兼任國企改革委員會,即不再主理貿易談判了。這些謠言,難分真假,至少製造出一個假象,就是中央政府在貿易談判上,內部出現嚴重的分歧,甚至有聲音要求習主席下放權力,或作人事調動。

這種內部矛盾的情況,無論真假,都會產生出不良的後果。例如,歐洲與日本,本來表明反對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但在美國沒有給予太多好處的情況之下,又站出來,贊同美國抵制中國。美國與歐洲的矛盾本來甚深,但見中國似有內部矛盾,即聯成一氣。簡單來說,只要傳出中國有內部矛盾的消息,就算是子虛烏有,也會促使其他國家走出來向中國敲詐。

美國慣用「捧殺」

美國的經濟走下坡,國內產業空洞化,發動貿易戰,或拖延談判,對美國國內來說,最多是減慢了復甦的進程。反正美國國內實體經濟已不太好,也不急於一時。反而,美國在貿易談判上使出「拖字訣」,卻對中國不利。中國經濟體系發展穩健,是全球自由貿易的最大得益者,貿易戰肯定會大幅拖慢中國的經濟發展。

因此,美國一直都是得勢不饒人,不停的「獅子大開口」,要中國就範。可是,貿易戰沒有贏家,當美國的「反間計」不奏效,又無法逼使中國接受其苛刻的條件,下一步又會做什麼呢?

當年,美國在對付日本一役,先聯同其他國家,逼使日圓升值。日圓狂升後,營造日本的超級大泡沫,日本財團更四出收購海外產業,盛極一時。「廣場協議」後,日本風光了五年。對付蘇聯呢?透使其國內勢力,以開放市場為名,破壞原有的經濟秩序,最終使其解體,導至國內百業蕭條。期間,美國一面倒支持開放市場的蘇聯當權者,認為這是改善蘇聯經濟的不二法門;在蘇聯政權倒台前,當權者的威望可謂造極一時。

兩場「戰役」,一場以貨幣作為手段,另一場微妙的影響他國之財政政策,都有「捧殺」的味道。美國遇上頑強的對手,都不會以「硬碰硬」為主,反而是連施詭計,讓你以為使出來的手段有效,甚至讓美國吃虧。最終,卻使人家連「老本」也輸掉。

在貿易戰上,又如何「捧殺」呢?例如,美國以禁止電腦晶片為手段,或會促使中國政府以傾國之力發展晶片。晶片雖然重要,但若政府全力扶持,就算成功,亦造成大量的資源浪費。科技日新月異,高科技市場更是變化極快,官僚政府應否高度參與呢?當你發展出晶片時,市場甚至乎連實體晶片也不用了,民用高科技市場發展,根本難以由政府作單方面規劃。又例如,中國要向美國農產品徵稅,政府亦有意重建北方地區的農業。可是,當政府完全主導之下,便會忽略了客觀經濟情況,不只造成浪費,甚至會形成泡沫。

此外,雖然全球主要市場的股市都在創新高,只有中國股市因貿易戰的陰影之下,一直在低位徘徊。若美國作出讓步,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中國股市恐怕會「絕地翻生」,升幅驚人。值得一提的是,多年以來,國內經濟放緩,部份製造業的資金,從實體經濟逃至房地產市場,營成近十多年來的房地產大牛市。可是,本年度起,中國政府銳意遏止樓市炒風,連施巧招,資金苦無出路,若遇上短期利好消息,恐怕會快速流入股市,造成更大的泡沫。

總的來說,美國財閥始終不可能長時間容忍利益受損,且不同行業之影響各異,實是分贓不均,美國市民在「熱情」過後,亦會漸漸感受到影響。因此,在貿易談判上,美國雖然沒有中國這般急切,但也不可能永遠拖延下去。貿易戰談判過後,好戲還在後頭。當然,「捧殺」的手段很多,中國政府已作出全方位的監管,兵來將擋而已。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