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內地新技術粗暴發展的幾點體會》

香港人近年逐漸認識到,自己在新技術的應用方面開始落後於內地,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智能產品、無人化等方面。筆者上周就在內地多個地方旅遊八日,體驗了一下內地的新技術,有幾點體會。

第一、新技術不都是好的,需要試錯。

雖然在下在內地工作生活多年,自覺十分熟悉,但在內地西北一個景區,一部智能廁紙機還是令我有點兒摸不著頭腦。

內地的人臉識別技術已經領先世界,不知道是否因為成本太低,這個地處大西北的景區,廁所內都安裝這種人臉識別廁紙機,只要站在機器前面,讓機器掃描尊容,幾秒鐘之後就會出來幾格廁紙。哈?沒搞錯吧!拿幾格廁紙還要人臉識別?就傳統的廁紙筒,大家直接卷不是快捷得多嗎?人臉識別用意何在呢?是否為了避免濫用,一天只能拿一次廁紙?不是,清潔阿姨也要識別之後才能拿,我看她反復拿了很多次。

恕在下愚鈍,我試用了幾次,都不明白為何拿廁紙用人臉識別,可能是為了測試改善識別系統,也可能是識別系統早已連接公安部門的數據庫,通緝犯只要一拿廁紙,幾分鐘後就會在廁所內被捕。我猜想而已,由於本人並無犯事,沒測試出來。

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採用新技術的不一定都是好東西,但還是擋不住前進的腳步。因此對新技術要包容,給予時間修正,這種社會氛圍對技術進步很重要。內地對新技術相對比較包容,大家都不介意為了廁紙被機器記下容貌,換了在香港,恐怕會是另一種光景。

第二、新技術要做好配套。

本次中國大西北之旅,雖然都是大部分香港人聞所未聞的四五線小城市,但其無人化進程遠遠超乎我所料。

我租車自駕,這一晚去加油,卻連續找了五六個加油站都無法得逞。因為原來在這個小城入面,幾乎所有加油站都是要司機自動操作機器入油。偌大一個加油站只有一名員工,在便利店裡面,買東西收銀是她、賣油卡的是她。要加油,自己用油卡操作機器,由始至終沒有店員幫手。但新客沒有油卡怎麼辦?店員可以給你辦一張油卡,如果你不願意就只能「過主」了。

那一夜我很驚訝,因為我只是偶爾內地自駕,沒有開油卡,而且我在深圳、廣州等南方大城市都沒有這種經歷。為何一個偏遠的西北小城市,竟然在無人化方面走得那麼前,甚至太前了。我想是因為這種城市外來人口不多,都是本地家庭,基本上家家戶戶有車,都會自己操作加油,反而一線城市外來車輛多難以一刀切。

那一晚,我最終要開車去城外才能不辦油卡加到油。

說實話,現在油站的機器,其操作界面並沒有傻瓜到一看就知道怎麼加油。如果要一刀切推行自助加油,恐怕要研發一種界面更友善的機器,而且應該做好支援配套,必須辦油卡這個就有點霸王條款了,理應支持移動支付啊。

第三、新技術意味著淘汰。

路過廣州、深圳,發現華南的 7-11,都開始推行自助購物。那天我去買飲品,到了收銀台把東西一放,收銀的小哥哥沒有幫我過機收錢,而是讓我自己掃桌面上一個二維碼,掃碼後打開一個「自助購」的小程序,上面可以再按一鍵掃描,就可以自助掃描商品上面的條形碼,然後生成訂單金額,再按鍵支付。收銀小哥一直指導我,雖然第一次使用,他指導我操作的時間肯定比他自己動手更慢,但這是一個教育的過程,教會我第一次,以後我進店就可以自己掃條形碼購物了。

我很理解這個收銀小哥為什麼一直看著手機,不想多說一句,因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會「下崗」。商店推行這東東的目的,就是為了無人化,讓顧客整個購物過程不需要經過店員。內地的無人商店,已經不局限於阿里、京東等少數概念店,而是開始遍地開花了。

想想這種情況在香港發生會怎麼樣?成本會高得多。因為香港連移動支付都還沒教育完,別說無人商店了,而且香港顧客的平均年齡比內地一線城市高得多,教育成本也會高得多。

有人認為,新技術的發展帶來的是多選擇,讓人們可以選擇新的更方便的方式,但不應該杜絕舊方式。我不以為然,新技術的發展就在於「淘汰」兩個字,很明確地告訴你,老方式走不通了,你必須學習新方式,否則就寸步難行。人的學習能力,很大程度是逼出來的。

很多香港人覺得內地這種發展方式太粗暴了,我也承認是如此,但歷史的發展從來都是粗暴的。新技術的發展到底是提供多選擇還是淘汰?我舉個久遠點的例子:馬路馬路,原來是走馬車的,但汽車的出現最終導致馬路只能走汽車,而淘汰了馬車。你說呢?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