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不防微於漸,必後患無窮》

《韓非子》這本書中,記載這麼一個故事:

昔者紂為象箸而箕子怖。以為象箸必不加於土鉶,必將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則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食於茅屋之下,則錦衣九重,廣室高臺。吾畏其卒,故怖其始。居五年,紂為肉圃,設炮烙,登糟邱,臨酒池,紂遂以亡。故箕子見象箸以知天下之禍,故曰:「見小曰明。」

換成現今白話,就是說:

古代商朝的末代君主紂王,命人用象牙做了一雙筷子。宰相箕子見到,就十分擔心。旁人笑他,說一國之君用象牙做筷子有什麼大不了?

箕子就說,用象牙筷子吃飯,就一定不會配搭普通的陶器銅器,非得要用犀牛角、美玉等珍寶來做餐具不可。使用這些高級餐具,就不會吃普通食物了,事必要享用牦牛大象、豹胎野味的名貴食材。飲食上用了名貴食材,就不會穿粗布衣服、住簡陋房子,必定要華衣美服、高樓廣廈。我就是因為預見到這樣的結局,所以才擔心它的開始啊。

結果不出五年,紂王就如箕子所說般,變得窮奢極侈,而且為了支持他這樣腐敗的生活,極盡剝削老百姓。最後周武王振臂一呼,各地諸侯國民反抗紂王,商朝就滅亡了。

余某覺得紂王的故事當不得真。歷史上多的是國君生活奢華但國家富強稱霸的例子,春秋時代的齊桓公、戰國時代的魏文侯,都是酒池肉林,然而齊魏兩國也是戰國強者。勤勞儉樸但依然國破家亡的皇帝亦大不乏人,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就是佼佼者,他的龍袍穿了三年都沒有更換,有破損的地方讓皇后替他縫補,但最後還是亡國上吊自殺了。

韓非子一定知道齊桓公的事,所以《韓非子》裡這一篇「喻老」並非勸誡君王莫要奢侈,而是提出,許多超乎常理的大問題,往往是由看上去很合理的「小問題」開始漸漸引伸發展出來的。

西方犯罪心理學也有類似的研究。有套理論叫「小孩沾奶油」,說小孩子見到奶油蛋糕,想偷吃,但他一開始只會走過來看一看,然後他會把頭靠近,仔細瞧瞧上面的裝飾、果子,再後來他會用指頭在蛋糕上不顯眼的地方沾走一點奶油去嚐嚐,但當他吃了第一口奶油,他就不會滿足了,定必會越沾越多,到最後整盤蛋糕拿走。

以美國第一宗以 DNA 證據來定罪的殺人狂做例子。維珍利亞州的亞靈頓郡,Timothy Wilson Spencer 於 1994 年 1 月被控殺害三名女子,最後被定罪,判處死刑,於同年 4 月執行。他正正是典型的「沾奶油」罪犯。據當地警方公開的資料,Spencer 在當地貧民窟長大,是個慣犯。在他殺害第一個目標 Debbie Dudley Davis 之前,他最多只是趁屋主外出時入屋爆竊,偷盜珠寶、手錶之類容易脫手的東西。在某一次他下手時,剛好遇上女戶主回家。他制伏了女戶主,侵犯了她,但事敗被捕。為此他坐了幾個月牢。釋放後,他的犯案模式漸漸變得暴力和血腥,由劫財變成劫色,多次跟蹤、偷窺女性,亦曾因為襲擊性工作者而被拘留,但由於他是警局常客,當地警察和法官對這種「小打小鬧」習以為常,也就沒有留意到他。後來這些惡行漸漸累積,終於過了臨界點。去到 Spencer 第一次殺人,他已經萬劫不復。驗屍官證實,第一位女死者 Debbie 先被人綑綁虐打,然後才遭到性侵。當警方發現屍體時,下體和肛門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了。兇手殺人的方法是,用絲襪和棍子做成絞索,慢慢地將 Debbie 勒死,而鑑證人員估計,Spencer 是一面欣賞受害人的痛苦表情,一面自瀆,因為死者的臉上有大量精液。亦因為這樣,DNA 化驗把 Spencer 抓了個證據確鑿。

自 Debbie Davis 之後,Spencer 的行兇手法越來越暴力,接下來的兩名受害人,臨死前所受到的折磨,一個比一個可怕。鑑於尺度問題,余某人就不描述了。詳情讀者可以自行尋找相關的專門書籍,因為 Tim Spencer 已經是歸入教科書的案例,廣受海內外學者關注。

美國有論者認為,三名受害人的死,不光全是 Tim Spencer 的錯,維珍尼亞州的司法系統也有責任。最初法官和警方認為 Spencer 幹的只是「小事」,因而將他放生了,結果害得三條無辜人命慘遭荼毒。這也間接促成了美國司法制度的「三振出局」原則:如果同一類罪名你連續被控兩次,那麼第三次被抓,就一定會被判以最重刑罰。

鏡頭轉回來香港。我們的大學裡,充斥著一大幫年輕的 Tim Spencer “s”。他們一開始只會欺凌弱小,搞網絡暴力,這些都是舊聞了,而老師和家長不單沒有防患未然,反而搧風點火,鼓勵他們去為患社會,美其名曰「勇武鬥爭、鼓勵代替責罰」,到最後,放火、掟磚、傷人、襲擊……。然而,咱們法院裡的大老爺,卻主動為行兇者辯護,為他們找出減刑理由,呵著疼著,判個不痛不癢的刑罰,或守行為歟,或社會服務歟;好不容易逮著個慣犯,也只判個兩、三月的「假期監」,「十八星期後又是一條好漢」!

去到最後是什麼?君不見血淋淋的一宗「殺人會有二千萬,石棺藏屍作等閒」的例子?

香港將會越來越多年輕人幹蠢事,犯下彌天大罪。追根究因,正正是某些居心叵測的「好人」引起。鄉願,德之賊也。古人誠不我欺。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