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香港環保政策,窮到搶市民錢》

近日,香港的環保政策又「向前走了一大步」,因為四電一腦新政策正式實施。對筆者而言,政府的環保政策只懂向市民開刀,沒有成效。

香港的環保當局所推行的環保政策相當離地,當日推動「停車熄匙」原意是好,不過沒有看到實際情況,於是出了熱死司機的意外,最後不得不放寬規定。我的標題定為「窮到搶市民錢」,是因為政府多個環保政策只是拿市民口袋中的錢,而沒有實際解決問題。

首先說膠袋徵費政策。政府好自豪地強調,膠袋徵費可以減少多少個膠袋使用云云。的確不能否認,膠袋難以分解,不過筆者對這個政策卻不以為然,因為付五亳子就可以有一個膠袋,筆者為免麻煩,總樂意支付那五亳子,那又如何減少筆者使用膠袋的意慾呢?而且現代社會使用膠袋亦有必要,難道我們要倒退回到六七十年代時,用一條鹹水草綁住一條血淋淋的魚嗎?

環保袋本身更有問題,香港環保當局從來視而不見。筆者做節目時其實多次強調,環保袋對地球更加有害,因為市面所發售的不織布環保袋,負重耐力其實不強,容易斷裂破爛,而且不織布袋亦屬於塑膠製品,比膠袋更難分解。這點亦曾經有議員提過質詢,但政府卻視而不見,輕描淡寫地回應。

垃圾徵費,這又是一個更痴線的政策。首先筆者戴定頭盔,同意應該減少垃圾的數量。不過問題是,政府只懂得就垃圾向市民徵費,卻沒有考慮到接下來的配套,例如分類回收是否成熟等,而單單徵費就已經是一門龐大的行政工程了,此外政府都無辦法去捉鄉郊倒泥頭吧。

按徵費計劃,一個三人家庭一個月要交約五十一元,這個價錢對於黃錦星與一眾環保局的官僚而言簡直是九牛一毛,但對於一個只有萬餘元收入的家庭而言,已經是負擔了。政府都沒有壓止通漲,卻要「以環保之名」向市民搶這些小錢,政府是否真的窮到這個地步呢?有些環保人士認為,為基層提供垃圾徵費的援助措施或會減低政策成效,但實際上你作為環保人士,為自己的信仰願意支付垃圾徵費,並不代表手停口停、收入微薄的市民樂意付這筆錢。

到今次的四電一腦政策,規定要向洗衣機、冷氣機、電視機、雪櫃及電腦產品徵費,雖然是向進口商/代理商收取循環再造費,但其實商人會把相關成本轉到消費者身上,推行的時候相關產品實已加價。其實官僚是否以為市民經常換四電一腦呢?洗衣機、冷氣機、電視機、雪櫃這四大電器,市民基本上甚少更換,甚至是不壞不換。有些電器商安裝新貨時,亦有收費的送走舊件服務,他們都是先代為收集,然後再送去指定回收商手中。不過政府卻已向生產者收費了,現在豈不是變相雙重徵費?政府可以說,你可以免費給回收商,不必花錢在這個送走舊件服務云云,但是現在可以上門服務的回收商,只可以確保三天上門,在香港時間是金錢,很多人要上班,可能只在星期六在家收貨,怎可能再預留一個時間供「免費上門服務」的回收商來收貨呢?

以筆者為例,筆者曾經買一件電器,從買到收貨,其實不足三天,那我豈不是再多等一天的時間等免費上門回收舊電器?我倒不如付費給電器商替我送走舊件好了,我家空間小,如何放著一件舊電器多一兩天?這樣豈不是市民變相被搶兩次錢?一次就是在產品價錢中被搶,一次就是送走舊件服務被搶,那又對市民公平嗎?

黃錦星前一排聯同建制派私下推行的「減廢大作戰」行動,在社會未能做成巨大迴響,是因為大家對此都不以為然。筆者所認識的朋友中,除了在政治圈活躍的人士以外,其餘朋友都沒有參與這次「減廢大作戰」。可悲的是建制派與泛民主派,一見到環保二字就立即棄械投降,少罵大幫忙,但市民被政府以環保政策搶錢的時候,自稱為民請命的你們去了那裡?只是小修小補,但政府搶錢照舊。

環境局與黃錦星只是坐在冷氣房中觀天下,他們忘記了他們所推出的徵費政策是取之於民,亦沒有以民的角度去想過他們到底有甚麼感受,亦沒有用之於民。對於剛才所講的「減廢大作戰」行動,其實筆者想說的是,「減廢大作戰」應該減的「廢」就是黃錦星與環境局,因為他們只識搶普通市民錢與不務正業,做的事根本無助於環保。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