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為何熱廚房更熱?》

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上周四(7 月 26 日)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說,他當年花了很多時間不斷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拆彈及救火,又承認自己在 2012 年上任初期花較多時間在房屋範疇上,到 2013 年高鐵出現延誤及超支後,便花了很多時間處理這問題。張炳良說,設立政治問責制後,當有事發生時,社會都有聲音要求官員引咎辭職或「人頭落地」,而他認為這是很消極的看法 。張炳良補充,目前政治制度令政府認受性低,又無「執政黨」,令問責官員推行政策時更顯困難。

張炳良是政治及公共行政學者出身,又是有實戰經驗的「過來人」,提出這個想法令人有些意外及失望。大概張教授是曾經滄海的緣故,明白以非公務員身份隻身出任局長,好多時都身不由己,局內工作多被公務員團隊主導,縱然張炳良自己是資深政治人士,一時間都難以駕馭,而且運房局是「三剎位」,每每出事,市民即向局長本人問責,當然不是味兒。但張教授應該從其經驗中,在政治格局短期不會大變的情況下,指出如何改善問責制度,而非將問題歸咎於一個大格局。

政改被否決,特首無法普選產生,的確無法提高特區政府的認受性,但問責團隊的認受性來源非單一,亦包括辨別政策對錯的決斷力、辦事能力、責任感、公關及危機處理能力等,亦即是說,能否實行良好管治。張教授提及,要不停拆彈及救火,問題其實是歷屆政府有否作出正確決策?若無,官員再叻都只能做救火隊長。

張教授也應明白,政治任命的真締就是權責分明。當年提出這一套制度的理念就是希望,既保持公務員隊伍作為政治中立團隊的核心價值,同時引入局外人的市場智慧,肩負起重要決策的使命及問責精神。不幸政策失誤或遇上大風波,市民要求當事者問責下台,絕對是合情合理之舉。

問責制「不問責」,反而削弱了本身的認受性,大家會問,問責制推行十三年,是否真的起了問責作用?有幾多位局長真的為政策失誤下台?大概只有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兩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均是以私人理由辭任。

張局長說政府非民選以致認受性低,影響問責官員處理問題,這個沒錯,但只是從宏觀政治大格局看問題。相反,政府在問責制下沒有達到良好管治,沒有疏導問責制的幾大矛盾,才讓熱廚房更熱。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