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紅 VAN 是窮人的士》

最近看報導,原來紅 VAN 由 2000 年的近二千架,跌到 2018 年得一千架,足足跌了一半,因為紅 VAN 愈來愈經營困難。這個和政府一向以來想趕絕紅 VAN,有莫大關係。

紅 VAN 成為政府的眼中釘,是因為其路線、行車時間和價錢不受規管,但正正就是這些原因,讓紅 VAN 具有除的士外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沒有的彈性。

一、路線不受規管。正因此,紅 VAN 能在交通阻塞的情況下,改路把乘客盡快送到目的地。此外,有些新開發的屋村,特別是公共屋村,對外交通不足,居民有需求,有利可圖,而紅 VAN 就可快速提供新路線為居民服務。等運輸署審批,天光啦!

何況官員們思維特別,如安達臣發展區的規劃,開區議會時問官員們居民的交通安排,他們的構思是用自動扶手梯,讓居民由安達臣下去寶達、秀茂坪、甚至到官塘翠屏村,再去地鐵站或乘車。莫論老少,就算年青力壯,行得到寶達、秀茂坪,那些地區居民對外交通都嫌不夠啦,還要負擔安達臣的居民?叫人行到翠屏更離譜,去到翠屏還要行去官塘地鐵站!香港工時長,返放工還要行?紅 VAN 直接門對門,如果安達臣有紅 VAN 直接出旺角、佐敦不是更好?雖然不及的士那麼點到點,但算門到門,總好過地鐵的站到站。阿官員們,市民出入活動不一定是地鐵站附近的!

二、行車時間不受規管。在那麼多的公共交通工具中,除的士外,紅 VAN 車程較快,較為方便,而且因為班次不受規管,不同紅 VAN 線之間可因應即時的路面交通情況和客量,即時調動車輛行走。

三、價錢不受規管。紅 VAN 多年來都沒有大幅加價,甚至曾有二、三年無加價,這是因為市場上的交通工具、主要是地鐵和巴士的競爭。市場有調節嘛!使你政府管咩!地鐵夠話可加可減,有票價機制,但大賺錢咪年年大加!的士一樣年年加!

四、最重要的是,紅 VAN 是窮人的士!要快、要便宜、有時要行少幾步,無錢坐的士就是坐紅 VAN。特別是深夜通宵,無地鐵,坐通宵巴又好似遊花園咁,無錢只好坐紅 VAN。

總結:香港人工時長,夜放夜收,有時真的無時間,放工後和朋友相聚完都已經是深夜,我累想快點返屋企,明早一早又要返工,我無錢坐的士,你政府是否連快點、方便一點的紅 VAN 都不讓我坐?

  • 峻宇,土生土長徙置區長大,自小讀書成績平庸,捱下捱下新聞系大專碩士畢業,但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年代沒有人脈,唯有寫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