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正本《美日歐關稅區,到底所為何事?》

上星期,美國跟歐盟在關稅問題上達成共識,雙方將會重新制訂新一份關稅寬免政策,儼如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以外,增設一個新的關稅區並將中國排擠在外。最近股市終於對此問題有反應,中港股市應聲急挫,而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有意提升中國貨進口關稅,使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溫。

美日歐關稅區的設立不為什麼,就是對準中國,同時亦進一步邊緣化世界貿易組織的機制。特朗普政府上場後,就已經不把原有的國際組織與機制當作一回事,將其「美國優先」的核心價值放到一切原有框架當中,就如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及人權理事會等,都體現美國現時擺脫整體國際潛規矩的一面。之前的一輪關稅戰,就是讓美國以現時仍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和貿易夥伴的地位,透過關稅戰與不同國家談判和組建新式的政治經濟聯盟,訂下新的國際貿易規則。

不過就算如此,新建貿易聯盟也絕對不可能切斷跟中國的所有貿易,就算是冷戰時,中國也經過不同中介與西方世界貿易。只不過,中國直接與西方進行貿易所能圖取的利潤就會大不如前,而這樣下去,中國亦難如之前所預期,能直接與美國經濟實力一較高下,力爭成為全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在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過後,西方歐美國家經濟大幅衰減,中國自身經濟卻保持穩定的增長速度,令世界對中國刮目相看。中國政權和人民亦因此展現無限自信。中國由提出「金磚五國」,到牽頭成立亞投行等國際組織,資金大舉收購外海企業,都不斷觸動到外國神經,令西方世界更為忌憚。在貿易戰當中,中國企圖聯合歐盟對抗美國,但歐盟最終卻倒向美國,就是明顯對中國投下不信任票。

目前形勢,我對中國能否捱過貿易戰,仍感信心,因為貿易戰將會引發中國的民族主義,對政權的支持度有正面效果,最少可以肯定貿易戰不會令政權出問題。不過,假如不再繼承鄧小平遺留下來的「韜光養晦」外交戰略,中國經濟與外交定然也會面對更多問題。

  • 丘正本,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