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所謂的「廢青」問題》

近年來,網上常有人批評時下的年青人,把他們叫作「廢青」,又總會有人為他們喊冤。當然,這些所謂的喊冤,通常都是鬧翻轉頭,然後借題發揮。最典型的套路,當然是政府怎樣怎樣,鬧「廢青」為何不鬧政府。另一種典型套路,便是有父母才有孩子,若是年青一代「廢」,上一代也有責任。

講真,這類所謂的反駁再次證明,水平真是太低。例如,所謂的「鬧A為何不鬧B」,只不過是小學生的駁嘴技倆。這種臭蟲論的最大問題,是即使政府真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也不代表「廢青」不是「廢」的。況且,我沒有出口鬧B,不代表我不覺得B沒問題。任何一個接受過教育的人,不論說話還是鬧人,都會有一個主題,只有小學雞才會語無倫次,說着A時九唔答八地講起B。

其次,有無年青人是「廢青」,跟上一代或者跟所謂的社會氛圍,未必有直接的關係。某些人都懂得說: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社會總會有人變成某些人眼中的「廢青」。況且,人類一踏入青春期,性格便容易變得反叛,又特別容易受朋輩影響,父母的話也未必會聽。會不會是有人誤交了損友,才會成為所謂的「廢青」?

當然,反駁這些愚蠢的論點,不代表劉信認為,時下的年青人都是「廢青」,或者很多都是「廢青」。相反,劉信一向主張,討論所謂「廢青」的問題前,我們應該釐定什麼是「廢」,這樣的「廢」又是否真的很廢。例如:有些人認為,年青人讀不成書便是「廢」,但是讀書這回事,其實也要講天份。有些人讀書不行,但是運動細胞發達,他們有機會成為傑出運動員,關鍵是我們的教育,有沒有這樣的配套而已。

另一方面,有些人讀書沒天份,但是他學一門手藝的話,也可能成為行中狀元,劉信也認識不少後生仔,讀書不成跑去做三行、地盤,人工也未必比白領低。然而有一點可以肯定,現在社會的工種多樣性,其實遠比上一代少,過去不少人讀書不成去工廠做事,香港現在工業大多數已經北移,工種選擇也比過去低了。

相比讀不讀得成書,現在最多人批評年青人「廢」的地方,是他們比上一代懶散,亦沒有上一代話頭醒尾。劉信在職場打滾多年,當然有見過勤奮上進的後生仔,但是也見過不少中意蛇王、吞噗,夜晚玩到太夜,第二日射波的年青人。講真,上一代也未必比後生仔勤奮,但是他們若已成家的話,確實比後生仔更緊張份工。換句話說,所謂後生仔比較懶散,主要是他們失業的成本,比三、四十歲的人更低而已。

事實上,隨住社會環境越來越富裕,社會福利制度越來越好,即使兩老不是剩落大把,現在這一代的後生仔,也難以出現「手停口停」的情況。既然不打工也不會餓死,他們自然會出現打「風流工」的心態。他們未必是「廢」,只是把他們的聰明才智,放在怎樣練精學懶之上罷了。容許現在後生仔打「風流工」,究竟又算不算什麼社會的錯呢?這不過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而已。

最後一種鬧人「廢青」的情況,通常出現在網上的政治討論裡,特別是某些所謂的藍絲。政見不同便求其找些東西謾罵,通常是情感上的發洩而已,也是近年來網絡討論的特質,根本無需太過在意。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一遇上政見不同的年青人,便扣上「廢青」的帽子,對於爭取對方的認同,又有無幫助呢?還是進一步把年青人,進一步推向對立面?這是某些藍絲需要思考的問題。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