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基建以外的經濟出路》

在曾蔭權主政時期,香港政府就推動十大基建工程,其中的南港島線現已順利通車,而高鐵香港段與港珠澳大橋兩大跨境基建,將會於今年投入運作。目前仍在動工的,就包括沙中線、屯門西繞道及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落馬洲河套區、啟德和西九發展區、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早年政府提出這樣浩大的基建計劃,是希望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創造經濟增長動力。在當時處境而言,政府經歷過金融風暴的衝擊,再加上持續數年的經濟衰退,香港在基建方面的開支連年減少,未見有太多大型基建工程起動,因此提出的十大基建有助為香港經濟打下一定基礎。

基建工程牽涉到土地規劃,甚至覓地、收地等工序,投入資金甚高,私人企業難以主導有關項目,因此,在資源和規劃方面具壟斷地位的政府,往往都是大型基建的推動者。基建經濟規模巨大,需要聘請不少工人;工程落成後,鄰近地區都可以因此而提升價值,同時吸引人口和企業進入,創造新的經濟價值。

可是,現時香港面對的經濟問題,已不能再由基建經濟來解決。相比起穩定的產業發展,基建經濟更像是特效藥,在經濟不景氣時,政府投入資金推動大型基建,當然有助振興經濟。不過香港現時最大問題,並非不景氣,而是缺乏傳統四大支柱產業以外的新興產業,使現有經濟發展未能持續,遑論未來新的經濟增長動力。

外國的經濟研究者,如著名經濟學家伏格爾(Robert Fogel)等都指出,鐵路等基建對人均 GDP 未必帶來長遠影響,不少政府過份高估了基建所帶來的經濟紅利。高鐵、港珠澳大橋投入運作後,政府如何善用基建所帶來的機遇,做好整盤規劃,才是當下要務。

另一邊廂,在現時的土地大辯論當中,大家除了為覓地建屋而爭拗外,其實還有不少的土地用途值得關心,尤其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未來三十年將需要逾千頃的土地留作基建用途。

一些必要基建,如道路網、排污系統等,在發展住宅的同時當然需要同樣照顧到,但更重要是,政府應預留更多土地作產業配置之用,如科學園或工業邨等類似的建設,供新興產業作辦公和研發之用,促進產業轉型。這樣的資金與土地運用,才是政府應力推的政策。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