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MeToo 涉官方即叫停,成微博禁詞》

國產疫苗醜聞爆發之際,「#MeToo」以燎原之勢席捲內地知識界,短短一周已有十多位名人遭曝光。這一次,加害者不止大學教授,還有公益名人、作家、媒體大佬、著名主持人。隨著平權意識的上升,越來越多內地青年女性敢站出來訴說自己的遭遇,顯示反性侵害的發聲輿論場已初步成型。

不過,官方對於這場運動蔓延到體制內,則高度警惕,「#MeToo」、「性侵」等標籤在微博已經列為禁詞。

「#MeToo」去年底在歐美掀起之後,也吹到中國內地,但與西方涉及政界商界不同,中國版「#MeToo」主要舞臺是大學校園,而且大多是零星式的舉報;但最近,不論是數量和範圍都進一步擴大,猶如海嘯登陸。

公益圈被曝性騷擾、性侵的,包括「億友公益」負責人雷闖、環保組織「自然大學」發起人馮永鋒、議事規則專家袁天鵬、平權活動家張錦雄。網民感歎:「有些人打著慈善公益的幌子,做著可怕的事情。」

學術界則包括刑法學權威趙秉志、中國傳媒大學的前副校長蔡翔及教授謝倫燦等。趙秉志是內地首屈一指的法學家,也是前香港廉政專員湯顯明的博士生導師,他已被免去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一職。蔡翔被曝邀請女生洗溫泉,謝倫燦則已被校方介入調查。

八零後女作家春樹揭露作家張弛及《新週刊》創辦人孫冕曾對她性侵。著有《民主不是鬧著玩》的知名媒體人章文,也被曝光趁女生醉酒性侵,又被知名青年作家蔣方舟及媒體人易小荷爆料「摸大腿」。央視「德藝雙馨」的著名主持人朱軍捲入其中,更將事件推向高潮。

這些知識界大佬,利用自身影響力,想與年輕女性「行埋」,卻非你情我願,甚至霸王硬上弓,自以為風流,實乃下流。加害者與受害者,背後其實是一種權力壓迫。在傳統男尊女卑的社會,女性遇到這種事情,或擔心被報復,或顧及聲譽,一般都是啞忍,現在終於敢對男權性文化霸權說不。

名流暗事曝光之後,有的承認,有的緘默,有的澄清。曾任《中國新聞週刊》編委的章文,卻用「蕩婦羞辱」來回應,稱舉報者情史豐富,經常出席飯局,酒後「摟摟抱抱」很正常;至於醉酒性侵,他自戀地說:「可以理解為一夜情,或者一個女孩子對有點名氣的媒體人的愛慕。」

章文經常在「公知圈」混。那些平時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公知」,鄢烈山為他辯護,賀衛方則顧左右言他,但他的回應完全是阿 Q 式「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混帳邏輯,惹怒公眾,網民也引用女權人士的名言反駁:「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雖然這次風暴由大學蔓延到媒體、公益界甚至「公知」,卻仍然局限在文化圈,不敢涉及政界、商界,當觸及央視那位一臉「偉光正」的名嘴朱軍,馬上被叫停。朱軍是春節聯歡晚會老牌主持、兩屆全國政協委員,被視為「國臉」,與國家形象息息相關。相關新聞被刪得乾乾淨淨,連《財新網》詳盡全面的調查報道也無法擺脫厄運。

#MeToo 運動如今已經成為內地社交媒體微博的禁詞,即使網民想出用中文「俺也一樣」來代替,也遭遇封殺。

畢竟,體制內的性醜聞最嚴重也隱藏最深,如果任由燃燒,在官方眼中將危及穩定。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